卍珠者说
卍珠者说


Gott lebt in mir, Gott stirbt in mir, Gott leidet
In meiner Brust, das ist mir Ziel genug,
Weg oder Irrweg, Blüte oder Frucht,
Ist alles eins, sind alles Namen nur.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064246 次
  • 日志: 166篇
  • 评论: 1114 个
  • 留言: 12 个
  • 建站时间: 2004-4-20
博客成员


被陆川牛逼到了,狠狠地
作者:沙门 提交日期:2009-4-27 14:16: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3451

当镜头掠过一张张俘虏的面孔时,我发现这些面孔是极有品质的,是经得起特写的,他们真的挺像三十年代中国人民的脸(也许没有像到理想的极致,但在现实可能性的范围也许已经到极致了)。
《南京!南京!》中,连每一个龙套都是有品质的。
于是我就想,陆川也许就是想拍下一些面孔。
回来搜看关于《南京!南京!》的一切信息,发现陆川果然有这样的想法。于是我想,我应该是看懂了陆川了。
又一次,有无数人和陆川较劲儿,网上的电影青年们似乎对这部片很不满,包括一位我颇喜欢的电影博客作者,在他们看来,《南京!南京!》近乎一无是处。
人和人的感受,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人和人的感受,差别就这么大。
意识并接受到这一点,也许就是一个自由主义者的诞生。
我意识到了,我也接受了。
不过我继续认为:《南京!南京!》是一部世界级的杰作,面对《辛德勒名单》和《钢琴师》,陆川可以面无愧色。
有人说,《南京!南京!》中的南京不是一座城,而是布景?哦?莫非应该配上带箭头的战术图?给每条炸毁的街道插上路牌?莫非《南京!南京!》应该是一部旅游指南?或者,请告诉我,哪一部优秀的电影给了您一座城市的地理图解?
有人说,《南京!南京!》在电影艺术上无大新意。我同意,没错,陆川不是戈达尔,《南京!南京!》在技巧上是主流的。那又怎么样?关键不在新旧,在品质,把主流的、传统的技法用到极致,照样是大师——《钢琴师》有什么电影艺术的突破?
《南京!南京!》的技法表达了它要表达的,它的声像品质营造了一个足够强的气场,这就够了。
有人说,线索太多,故事太碎。这有2点:1、就观影体验而言,我完全feel good,我觉得线索之间的切换很自然,符合事件之间的时间和逻辑的自然次序;2、我不知道说这话的人想要的是什么?我只能猜测,莫非他们想要《两杆大烟枪》或者《爱情是狗娘》那样的多线索之间的巧妙衔接、勾连?如果是这样,那我只能说,这部片千万不能有“巧妙”的情节,这个题材不容许人工的痕迹,越巧妙,越出戏。
有人说,人物不够丰满、概念化。OK,我承认,人物可能没有陀思妥耶夫斯基或基耶斯洛夫斯基的作品中的那么深刻,但也远非是扁平的。很显然的是,这部电影讲述的是“大事件中几个平凡人的故事”,它不是一部“性格研究”(character study),而一幅“群像”(Gruppenbild);因此也只能与同样是“群像”的作品比较,《七武士》是影史上公认塑造的比较成功的群像吧?看看里面的人物,又能有多么“立体”,多么“非概念化”,“非功能化”?
据说陆川最初设想刘烨后来有很多戏,比如和高圆圆的爱情戏。那样,也许人物更“丰满”,情节勾连更紧密。但是万幸没有那么做!那样不符合事件的逻辑!在南京大屠杀期间谈恋爱?救命啊......我们要的可不是《珍珠港》那样的blockbuster。
在那样的历史情境下,一张面孔、一个手势、一个瞬间,让人性闪现,足矣。

《南京!南京!》塑造人物够牛逼了。喝汽水那一场,几十秒钟,角川这个角色就活了(黑泽明也不过如此),我不得不说,从那一刻起,我就care for这个角色。
什么?你care for一个日本鬼子?是的,作为一个戏剧人物,如果你不care他,就是作者的失败。在观者不care的人物身上发生的事件,全都是废材。而care for角川这个角色,不等于就认同了角川;甚而即便认同了角川,也远远不等于认同了“日军”。同情一个日本兵,就等于同情日军?就等于“同情”日军的暴行?就会软化了仇恨?就忘记了历史?牛屎!!!
某些人概念的粗疏和混淆,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Ok, 你可以满足于思想的懒惰,我也能接受这一点(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思考),但请不要阻止、鄙视别人思考。
  
在我看来,陆川呈现了南京大屠杀的另一个层面:以前的电影只呈现了一个种族对另一个种族的暴行,而这部片则呈现了人对人的暴行。
对南京大屠杀的最稳妥的再现是这样的:1、充分展现屠杀的杀戮强奸,以满足观者对暴力色情的消费;2、旗帜鲜明地表现种族仇恨,这样就实现了政治正确性,既满足了观者对“爱国”情绪的需求,同时可以使对暴力色情的消费合理化。于是观者可以在双重的满足之后走出电影院,并继续不思考,影片也可以无毁无咎。
某些愤青或许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东西?至少,这样的东西不会激起他们的不满。
而陆川牛逼的一点是:《南京!南京!》中所有的慰安妇场面,没有任何一个镜头在我心中激起丝毫的情欲。
对于那些指责作者“过于冷静”,对作者“思考”表示不满的人,我想说:我就奇怪了,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是一件脆弱的东西吗?它经不起冷静,经不起思考?它像冬天的雪一样经不起阳光照射?它必须要靠拒绝“认识”来维持?牛屎!在我看来,任何畏惧思考的东西都是虚弱的,信仰如是,仇恨亦如是。
对于那些指责作者“思考”不够深刻的人,我想说:一方面,我同意,思考更深刻的可能性是存在,但我不知道中国哪个导演在类似题材做到了、或者将做到,而陆川已经够好了;另一方面,可能您更适合去读一部历史著作或论文,电影毕竟是电影,它只能呈现影像所能呈现的。
  
南京大屠杀究竟是什么?战争?军国主义?精神病?......不,我认为,它就是赤裸裸的“恶”,是人类进化不完全的产物,是蛮性的遗留,是基督教所说的原罪。套一句成语: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南京城。
特定的政治、历史、文化情境会催生人心中的恶——当行恶不但不需要承担责任,甚至会被赞同、鼓励的时候,有几个人能抵御心中的恶?
但是,对政治、历史、文化情境的研究永远无法完全解释,更无法消解“恶”——除非人进化成“超人”,否则“恶”永远存在,永远在黑暗的角落里蠢蠢欲动。
读读历史吧,你会看到无数个南京。看看蒙古人对整个亚洲和部分欧洲干过什么,看看满人对华夏民族干过什么,看看中国人对中国人干过什么......鲁迅说过,二十四史就是一部“相斫书”,别以为中国人能够免于“恶”,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免于“恶”,包括圣人——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与恶斗争:包括我们自己心中的那一份。
《南京!南京!》选择了讲斗争的故事,而不仅仅是受难的故事。在大屠杀这赤裸裸的恶面前,它试图寻找“善”。这是《南京!南京!》最有价值的地方。
善,来得越轻易,也就越廉价。在黑暗最深的地方找到的光明,才最有价值。

去年,我读了张纯如的《The Rape of Nanking》。
这是一部好书,但也是一部让人郁闷不堪的书。因为,在这本书里,我看不到中国人的主体性:中国人是受难的、被拯救的、无用的。
而陆川告诉我们,我们有过主体性,我们有过抵抗,我们有过主动的牺牲,我们在最深的黑暗中,曾经闪过光。
  
我对这部影片的唯一保留就是结尾。
当我看到角川向他的士兵行礼的时候,我就想:莫非他要自杀?不要啊,陆川,拜托,别让角川自杀!
这不是因为我“同情”这个角色,而是因为,这不可能。
电影是关于可能性的艺术,你可以在历史细节上有不忠实的地方,但可能性的界线却是严格的。
《窃听风暴》中那个特工被布莱希特的诗感动,转化了。有人问柏林监狱博物馆长,历史上有没有这样的案例?馆长回答道:一个也没有。
南京城中的几万日本兵中有没有一颗良心?我想应该有的。会不会有人因此而自杀?以我对历史和人性的了解,我可以下一个武断的判决:没有,一个也没有。


#日志日期:2009-4-27 星期一(Mo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4-28 7:33
合情合理两者兼备太难了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4-28 18:04
那些糟糕的评论差点使我放弃看了,现在我准备好好看看,是否有同于博主的观感。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4-29 12:32
居然隔了半年又更新了。

评论人:维舟试望故国 评论日期:2009-4-29 13:33
看了沙门兄这段评论,我也很想去把这片子找来一看了。南京大屠杀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展开自己观点的话题,所以我以前虽然也看过一些史料,但始终不敢发言。它现在已经变成了中国集体记忆的部分,而包括陆川的片子在内,又在不断地改变、调整、深化这种集体记忆。
我也很期待《拉贝日记》,这片前一阵也在德国刚获得好几个大奖。这样的题材,尤其需要有深度的电影,否则比不拍还糟糕。
附带说一句,关于“一个自由主义的诞生”那两句,写得很好,我也被你牛逼到了,哈哈!

评论人:沙门 评论日期:2009-4-29 13:50
推荐维舟兄去影院看,大屏幕上气场还是不太一样的。

评论人:梆子梆子梆 评论日期:2009-5-19 4:35
楼主在历史,哲学,文学,德语等等方面的造诣让俺叹服。



评论人:gone329 评论日期:2009-5-31 23:17
人对人的暴行。恩。同感。

评论人:维舟试望故国 评论日期:2009-6-2 16:05
这一阵找机会把《南京!南京!》和《拉贝日记》都看了,所以回得晚了。私见以为前者比后者拍得好多了。后者跟你说的张纯如作品一样,也是“看不到中国人的主体性:中国人是受难的、被拯救的、无用的”。
对《南京!南京!》这篇的劣评我也看了一些,有些在我看来似乎偏颇了些,真是让人感慨果然文艺无定见。就像冯象说的,“越是专家,往往意见越是偏颇,标新立异,脱离大众趣味(否则他的专业知识就有与人雷同而平庸之嫌);同一部作品,专家之间的分歧要比常人大得多。”《南京!南京!》有这么不堪么?在我看来这无论如何也该算是同题材的一部好片子。当然,有些人的批评是看不惯陆川,而不是片子(甚至有些因为看不惯陆川而不去看片子了),这就好像因为梵高和尼采是疯子就不去看他们的作品一样。
我实在是不懂电影艺术的,看得也不多。不过《南京!南京!》我觉得已经超越同题材的国产电影许多,也超越了简单的对敌人的厌恶或憎恨,到了对某些人性的思考上面,尤其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这一点:即某些极端可怕的事,在某些情形下竟然像普通生活中吃饭睡觉一样平常,角川看来正是适应不了这一转变,例如他和百合子的第一次。让人恐惧的不是日本兵割下战俘头颅,而是这种让人冰冷的反差:没有罪恶感地做一些罪恶的事。或者说是阿伦特说的,“平庸的罪恶”——集中营的德国军官根本不觉得自己是犯罪,相反只是在处理公务。李光耀曾回忆1945年日本战败时,他看到前一天还很残暴的日本军人整齐列队,将新加坡的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顿时涌起一阵寒意。
至于角川的死,陆川为他设定的角色是教会学校的学生,可能为他的死做了铺垫,也就是说,其精神力量不是来自日本文化。虽然我和你一样认为当时日本士兵不会战死,但作为电影可以谅解。就像你说的《他人的生活》(我更喜欢这个名字)的故事,在真实生活中没有一个秘密警察这样,但影片这么处理故事也是可以理解的。陆川这片看起来很像一个寓言、一个舞台剧,这是它的力量所在,也是其缺陷,我觉得危难时期中国人的表现,理应比这更复杂。
这一篇也讲得不错,虽然有些观点我不赞成:http://madmad.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10151&PostID=17219931&idWriter=0&Key=0

评论人:维舟试望故国 评论日期:2009-6-2 16:16
附带说一下:
1)我觉得那个“光明的尾巴”(角川放小豆子等两人走)实在多余
2)百合子的三次出场设计得挺好。还有本片中一些普通日本士兵的场景,虽然在平时都是普通的生活,但在这种状况下让人深有寒意
3)20个女孩子自告奋勇这一段,表现了她们的勇气和自尊,但我很怀疑真实的历史上能否有人肯做这样的牺牲,情形应该不一样。
4)范伟演得也不错,他之前演喜剧看习惯了,我原本觉得他不大适合。不过此前他演的一片《大耳朵有福》,也很出色。
5)再说下《拉贝日记》,它与史实有些偏离,我觉得这倒不是最关键的,艺术的真实本来就不是历史的真实,但这故事有点模式化,不知怎么的,虽然不少片段还挺精致的,但我就是无法感动起来,对其中的日本人形象也感受不到《南京!南京!》中刻画的那种人性深处令人恐惧的东西。

评论人:沙门 评论日期:2009-6-3 11:14
维舟兄好!
没想到你连《拉贝日记》也看了。我没去看《拉贝》,因为从网上的描述,我大致已经猜到那是一部怎样的影评了。imdb上有个评家用了“kitschy”这个词,我估计是准确的。

《南京!南京!》涉及的话题太多了,相关的争论涉及到范围已经远远超过电影本身,我也一度关注了好久,差不多到了有点obsessed的程度,也想了很多。
关于《南京!南京!》的批评大概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个层面:
艺术/技术:即,作为一部电影,《南京!南京!》是否是一部好作品。
历史(真实性):即,历史事实是否真实。
历史/意识形态:意识形态是否错误甚至“反动”;
动机/人格:如选日本视角是否是为了商业考虑,打入国际市场;陆川是否投机分子,等。。

关于第一点,我的判断至今未变。
尽管很多电影青年从技术上指责它,罗列种种缺点,而且其中一些缺点我也同意(如关于结尾的争议),但总体来说,我认为《南京!南京!》颇有其独特的美学(许多争议正是建立在这种美学的不解上),且在完成度上在国内处于一个很高的水平;就这一点来说,堪称杰作。
(待续)

评论人:沙门 评论日期:2009-6-3 11:41
和《可可西里》一样,《南京!南京!》是淡化叙事的,也就是说,并不试图去讲一个具有常规意义上的叙事结构的故事,而更多是在呈现一种生存状态,一个存在境遇,或者干脆说,一种形而上的质感。就其题材而言,我认为《南京!南京!》的采取的散点透视法要比《拉贝》那样的情节剧结构要有力得多。
显然,陆川擅长诠释暴力。不妨把他的暴力美学和吴宇森的那一套做一番比较。
吴宇森喜欢把暴力包装成舞蹈一般花俏的东西,再加上所谓“情义”之类的(其实蛮廉价的)伦理外壳,最终,他把暴力的本质完全遮蔽了。因此,在吴宇森那里,暴力成了可以轻松消费的愉快之物。
而陆川正好相反,如果说吴宇森喜欢overstatement,那陆川擅长的就是understatement:陆川把围绕在暴力周围的一切温情脉脉的面纱全部摘除,让暴力呈现出它那压抑、冰冷而毫无人性的本质(暴力本来如此)。
《南京!南京!》中我印象较深的两个场面:
一个是日本兵把唐先生的女儿扔下楼。那个日本兵没有任何多余的、夸张的动作,只是默默地抱起小孩,毫不张扬地、行若无事的把孩子扔下去,就像扔掉一包垃圾一样。
一个是日本兵闯入安全区的医院,其中有一个伤兵头部受伤,裹满绷带,用布带子把头悬挂着,日本兵开枪将他射杀。由于伤兵面部完全被遮盖,而且头部被固定,所以射杀之后除了多了个枪眼之外,没有任何明显可见的变化。
我觉得这种表现异常有力,这些场面的残酷性远远超过那种夸张、花俏的表现法。
(待续)

评论人:维舟试望故国 评论日期:2009-6-3 15:12
关于你说的这个日本兵闯入安全区医院射杀伤兵的片段,在《拉贝日记》里有极类似的情节,但表现手法却差很大。《拉贝日记》是彩色片、情节剧,片中医院方面为了救这个伤兵,结果又多死了两个医生、三位护士,场景是一片鲜血,伤兵给了寥寥几个正面镜头,但在表现力上的确不如《南京!南京!》的这一幕。
我觉得对陆川拍摄此片的动机和人格的追问大抵是诛心之论,说实话,拍这样一个题材,大概很难既打动中国观众,又想打入日本市场的。至于对其历史真实性的论断,有很多人则是像戈达尔似的原教旨主义者,按照他们的观点,再现历史不但是不可能的,而且是亵渎。更奇怪的是:一些中国读者一面指责《南京!南京!》,一面却赞赏《辛德勒的名单》,难道后者就是完全真实的历史再现吗?

评论人:沙门 评论日期:2009-6-3 17:48
抽个空说两句:
2)百合子的三次出场设计得挺好。还有本片中一些普通日本士兵的场景,虽然在平时都是普通的生活,但在这种状况下让人深有寒意..

同意。百合子演的非常出色。有些人并没看懂角川为何爱上百合子。
其实并不是因为角川是处男,而是百合子那种温婉体贴给了角川精神上的慰藉。而这一点不是陈述出来,而完全由演员呈现出来的,包括语调、肢体动作乃至整体的气场/状态,让我们信服地被打动。当然,作为旁观者,我们清楚地知道,百合子的这种温婉体贴并非是针对角川这个特定的个体,而一方面是女性sexuality的自然散发,一方面是忠君爱国的服务意识,而且这两者都非常的“日本”。而角川把这误以为是一种私人的、个体间的关系,这就导致后来的幻灭。

3)20个女孩子自告奋勇这一段,表现了她们的勇气和自尊,但我很怀疑真实的历史上能否有人肯做这样的牺牲,情形应该不一样。

据陆川说,是有依据的:当时日本人要安全区提供妓女,一些真正的妓女主动站出来。

戈达尔其实是很偏激的,甚至是极端的。他的看法一直是电影界中一个重要的参照点,但我并不认同他的许多观点。
我也不是很喜欢戈达尔的电影,太conscious,太conceptual;实际上,戈达尔似乎也并不真正敬重电影艺术,他似乎总是站得比电影高,比起艺术他更关心广义的政治;他不是那种谦卑地把技艺打磨到完美的匠人(从读过罗丹的《法国大教堂》之后,我越来越对真正的“匠人”充满敬意)。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卍珠者说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