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珠者说
卍珠者说


Gott lebt in mir, Gott stirbt in mir, Gott leidet
In meiner Brust, das ist mir Ziel genug,
Weg oder Irrweg, Blüte oder Frucht,
Ist alles eins, sind alles Namen nur.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064182 次
  • 日志: 166篇
  • 评论: 1114 个
  • 留言: 12 个
  • 建站时间: 2004-4-20
博客成员


崔卫平:电影是危险的(转载加点评)
作者:沙门 提交日期:2009-6-4 11:40: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5052

电影是危险的
  
    文/崔卫平
  
    雷颐先生著文《丧失底线的陆川》,批评陆川竟然能够这样说话,陆川说:“日本是觉得杀掉30万人之后没必要再杀,所以才让20万人活下来。中国人付出那么大代价,活点儿人下来都归功于一德国人,太可笑。”其中“一德国人”指的是“拉贝先生”。这番话针对的是同期上映的另一部南京大屠杀题材的影片《拉贝日记》。作为历史学者的雷颐为此感到十分讶异:“为了票房,他已不顾基本史实,把那20万中国人之所以活下来说成是日本人觉得没必要再杀!”
  
    如此荒腔走板的话,陆川说得比这还要多。接受《南方周末》记者访谈时,陆川提到“汉奸电影”的批评,认为这些议论“恐怕大多来自一个统一的源头”,而他正在面临的是“‘娱乐营销’引发的另一场战争”。且不论这样的话是否符合一个创作者的身份,他居然将眼前的这场“娱乐战争”,直接与当年日本侵华战争相提并论,认为两者出于同样的逻辑,有着同样的肌理:
  
    “战争的核心就是利益,我们以前老是把日本人对我们的仇恨故意夸大,其实日本对华战争的核心就是利益,它想成为大陆国家而不想做一个岛国,它贪图你的土地、矿藏,广袤的财富⋯⋯战争发动一定会有一整套意识形态工作的跟进。比如首先是宣传,舆论绑架,营销他的战争思想,要控制渠道。”

【难道侵华战争的核心不是利益?莫非崔老师认为日本侵华是出于一种仇恨情感?】
  
    根据陆川的意思,迄今我们对于当年侵略军的看法需要修正,他们不过是贪图利益罢了,并且因为这个动机,他们的行为在今天就应该被重新评估,得到更多的理解。在他看来,目前他的影片所面临的竞争对手之恶,与当年的侵略军有一比拼。不知道陆川是否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为了眼前的票房之争,他一再陷入了为侵略军脱罪的泥沼。
  
【根本没什么可修正的。世界上绝大多数最丑陋的罪恶难道不是因为“贪图利益”而犯下的吗?这难道不是基本常识吗?】

    雷颐先生在批驳上述那段话时质疑道:陆川认为将“活点儿人下来”归功于德国人显得“太可笑”,但是将这归功于日本人“没必要再杀”,就不可笑?
  
【陆川说那话我也觉得不妥。但是就算是日本人停止杀戮,也谈不上“归功”啊。太荒谬了。为了打到对手,有必要有这么低劣的修辞吗?】

    既是立场的混乱也是逻辑的混乱,在影片中也同样比比皆是。在大屠杀的背景之上,凸现一个日本士兵的良心发现,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影片分裂为两个互不相干的部分:一边是遭受烧杀奸淫,哭叫连天;另一边是这个日本士兵纯洁的面容、错愕的表情,眼前发生的一切与他格格不入。那么,谁需要为这场巨大的惨剧负责?
  
【我恰恰觉得陆川是提出了一个有价值的问题:为什么这些日本兵一面可以若无其事、貌似无辜地唱歌跳舞,一面干出惨绝人寰的恶行?陆川的电影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自己去思考。许多好的艺术作品(包括电影)做的不是同样的事儿吗?难道崔老师希望陆川提供一个现成的答案,把这个答案灌输给我们?我们就这么不热爱思考,非得陆川代替我们思考?】

    说到底,陆川一个人的思想混乱并不可怕,这个世界上本来各色人等、各不相同,问题在于,这样一部影片,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们愿意为它埋单?据悉,这部片子被指定为建国六十周年十大献礼片之一。既然是献礼,也是献给亡灵,或者说首先是献给他们的。拿这样立场和逻辑双重混乱的影片,放在亡灵面前,是想让他们安息还是不得安宁?在今天思想解放的前方,难道只能是思想混乱?
  
    不久前传来在钓鱼台国宾馆为电影《南京!南京》举行授牌仪式,授予这部影片为“红军小学建设工程——全国红军小学爱国主义指定影片”,出席者也有多位领导。读到这样的消息,让人担心这些领导本人是否已经看过了影片,因为片中仍然有许多对于少年儿童来说不相适宜的镜头;也不知他们是否听取了来自观众激烈的批评意见。将一部正在热议中的影片指定为爱国主义教材,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
【国家很囧。让小学生看这部电影很白痴。】
  
    围绕关于《南京!南京!》的批评,我们还可以重新反思电影局包括审查制度所扮演的角色。电影远远不同于个人创作,而是一个有着巨大利益的行为。因为各种原因,制作者有可能无视基本社会价值,引发广大观众的极度不满。因此,矛盾不仅在从前的创作者与审查制度之间,而且还在电影的利益集团与广大观众(他们所代表的价值观)之间。作为政府,应该多多听听来自民间的声音,并且在不同利益集团之间,充当一个仲裁者。

【这很诡异,崔老师似乎在呼吁某种自由主义的“逆向对等物”:不是反抗官方压抑“表达自由”,而是因为崔老师不喜欢《南京!南京!》的意识形态,于是代表民间呼吁政府“仲裁”。太有意思了。不过我怀疑的是,如果谈论对象是一部崔老师赞赏的电影,她会不会坚持“仲裁”论。】
  
    电影这个东西是危险的,首先因为它的商业性质。不被观众接受,意味着巨大的投资不能回收。压力之下,应该考虑的如何满足观众的要求、如何适应观众的心理,尊重他们而不是挑战他们。而如果挑战的对象是社会大众对于自身历史的了解,挑战他们在背负历史时表现出来的道德感、正义感,挑战他们对于我们民族苦难过去的认同认知,这真是一个令人咋舌的主意!而另外有人却愿意公开为挑战公众道德的行为埋单与垫背,同样也是令人叹为观止的。说不定什么时候,这样的影片,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一枚深水炸弹。
  
【电影“应该”适应观众而不是挑战观众,到底崔老师是拥护这个“应该”还是反对这个“应该”?崔老师似乎在说《南京!南京!》没有遵守商业电影的“应该”?那她是在暗示《南京!南京!》不想大卖?“令人咋舌”是什么意思?是说陆川白痴还是说陆川奸猾?“公开为挑战公众道德”?崔老师能代表公众?这真是一团乱。】

    电影的危险还在于它的透明度,一部影片出现在电影院,就如同一个皇帝走在大街上,他是否光腚,观众看得一清二楚。而电影院是个黑暗场所,银幕在明处,观众在暗处,他们对于一部电影的窃窃私语、评头论足,拥有天然优势。他们依据自己的方式看电影,不受他人引导。 ★
  
【到底电影危险还是不危险?崔老师分明在说: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嘛。既然如此,电影有何危险?危险的是欺骗性强的东西,而不是能被“看得一清二楚”的东西。】

    作者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我深刻质疑崔老师的思辨水平。我也不明白,为何有那么多人为崔老师叫好,就因为你们都同样讨厌《南京!南京!》吗?】


#日志日期:2009-6-4 星期四(Thur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维舟试望故国 评论日期:2009-6-4 13:56
这篇的确很有趣,我读下来印象最深的几点是:
1)虽然崔老师说“电影是危险的”,但她其实想说的似乎是“陆川是危险的”,由于他“一个人的思想混乱”,所以拍出来的电影很可能教坏人,为此她呼吁政府的仲裁介入,说穿了也就是呼吁审查制度。
2)她的批评大多是针对陆川的思想言谈,而不是电影本身;即使有对电影本身的评判,判定的标准也是其思想性,她似乎是很希望“文以载道”的,估计她不会认为《金瓶梅》是一部伟大的作品。
3)她虽然一直在说陆川“逻辑的混乱”,但我觉得她的逻辑混乱似乎更甚之。前面说“陆川一个人的思想混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样一部影片,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们愿意为它埋单?”似乎这片会教坏人、而确实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崔老师看来认为自己深明真相)为它埋单了。但最后一段她却又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是“不受他人引导”的。

评论人:沙门 评论日期:2009-6-4 14:38
崔卫平,女,江苏盐城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著名学者、文化和思想批评家、翻译家。研究领域为:政治哲学、电影和文学理论、先锋诗歌,包括当代中东欧政治文化及其电影、诗歌。近年来同时从事思想文化评论写作,并译有当代中东欧思想及文学。著有《带伤的黎明》、《看不见的声音》、《我见过美丽的景象》,译著有《通往公民社会》、《哈维尔文集》、《布拉格精神》,编著有《不死的海子》等。
1956年生于江苏。1984年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文艺学硕士,现为北京电影学院基础部教授。
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7-14 13:19
我没看过《南京,南京》,我听说他想给南京大屠杀找到一个可以解释的不脱离人性的原因,他的结论是“人为财死”。我的观点是:由法西斯引起的战争暴行,不可能单纯的是“利益驱使”,可以说每个个体人的行为大部分源于“为了自身的利益考虑”,但是引发如此大规模的侵略战争这件事,不是单单一个为了抢食就能忽悠得起来的,如果电影中的日本兵们,在看到血流成河才良心发现而自杀,那么之前的种种行为,他为什么都能忍受,就是残暴的非到了一等程度才能觉醒么? 我比较同意一个观点"战争只能使人疯狂,并不能使人觉醒",所以那个日本兵的自杀,完全是导演的一厢情愿,企图为南京大屠杀找到符合逻辑的解释,将是徒劳,甚至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 艺术家不能为了在艺术上搏出位,失去基本的人性的判断标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卍珠者说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