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珠者说 - 沙门的博客
卍珠者说


Gott lebt in mir, Gott stirbt in mir, Gott leidet
In meiner Brust, das ist mir Ziel genug,
Weg oder Irrweg, Blüte oder Frucht,
Ist alles eins, sind alles Namen nur.

<< 2020 十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跛客心细
兰姆纷雷
柏客灯录
客人:
口令:
醉心纹章
醉心屏论
流言
在这给我牛眼吧 >>
有情泊客
标枪裂表
跛客嗖嗦
薄渴音乐
日稚存档
幽情炼界
童伎欣喜
  • 仿蚊:2064240 次
  • 日稚: 43篇
  • 贫论: 1114 个
  • 牛言: 12 个
  • 建站时间: 2004-4-20
跛客城垣


2009-5-25 星期一(Monday) 晴
《流浪艺人》中很少有人物的特写镜头,心理描写也被缩减到最低,因此,无论从物理还是心理层面来讲,人物都是面目模糊的。
作者似乎无意建立观者对角色的心理认同,因此,当剧中的人物被射杀时,我几乎没有被触动——因为我基本上还不很认识他。
我想,这主要是一部希腊人拍给希腊人的影片,因此,许多不言自明的东西被完全省略了。所以,作为前提,需要对这段历史的某种前理解——仅仅是书面的知识是不够的,甚至需要某种(外人不太可能获得)私密的体验。
在我看来,这些流浪艺人几乎是没有个性的,他们有特定的身份,有不同的政治立场,但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性格”。他们主要是指义性的,他们各自代表着什么。
  这种现象在安哲电影似乎是普遍的,比如《塞瑟岛之旅》中那个老革命者,他似乎更多是一个类别,而不是一个个体,是一般(general)而不是特殊(particular),在他身上,除了身份和历史的某种印记之外,似乎没有太多可以标识他作为自身的个体性——这一点,倒和抒情诗接近:抒情诗处理一般性:比如大海(任何大海)、少女(任何少女)、老人(任何老人),等等。
  
安哲电影遵循的不是叙事的逻辑,而是某种抒情的诗性的逻辑;虽然作者明显想写一部政治史诗,但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部抒情组诗。
至关重要的是图像(Bild),运动的图像、图像的运动,以及运动的图像的序列。这里,图像首先当然是视觉的(这方面安哲是无以伦比的),而同时也是隐喻的、象征的、指义性的。图像背后,是观念:这一点很明显,但又很奇怪:安哲的影像是抒情性的,同时又是“理性”的——甚至,以我的口味来说,有点过分理性了。
对我来说,毋庸置疑的是,安哲直接用场面调度来构思他的电影;他的电影根本就来自场面调度,而不是来自故事、剧本、人物,然后再转译为场面调度。这一点应该是尽人皆知,所以也不必赘论。
因此,在安哲的电影中,“人”的地位和“物”是同等的,都是场面调度的元素;所以,重要的不是人物的心理、性格、思想,而是人物的位置、体态、动作:他/她们如何编队,从画面的哪个位置走向哪个位置,重要的是构形,是时间把握(timing),简而言之,Choreography。
老实说,如果我是演员,我不会有兴趣演安哲的电影,因为在我看来,安哲电影中的角色不是主体,而是客体、是物;演这样的戏,能有什么成就感呢?我甚至会觉得屈辱。
就《流浪艺人》来说,我甚至觉得演员哪怕带上面具表演也是可以的,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损失,甚至效果说不定更好。
  
《流浪艺人》试图以私密的记忆来书写一部史诗,但悖论的是:私密记忆或许只有在它同时又是“共同的”(common)的时候,才真正能与观者的私密体验相感通——为此,私密记忆必须自足地携带着它的语境抵达观者。
抒情诗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它把自身的范围限制在人类的一些核心情境中,因此,我们几乎不需要额外的知识就可以和不同时空下、异种文化中的抒情诗人心灵相通。
当然,我不否认额外的知识可以深化我们对于诗歌的理解,但是,诗歌似乎不应当过度依赖额外的知识。
所以,当抒情诗试图把经验范围扩张到特定的政治、历史境遇和体验时,可能就会遭遇到一些困难:而如果作者没有想办法克服这些困难的话,那么工作就落到了读者手中。
在我看来,安哲的一个问题就在于他总是想书写史诗,但他真正感兴趣和拿手的体裁却是抒情诗。
  
史诗中英雄是主体,而诗人则是谦逊的、隐蔽的,而在抒情诗中,却永远只有一个英雄,那就是诗人本人——这正是安哲电影中的情况。所以,如果说有所谓作者电影的话,安哲电影就是作者电影的极至,因为这些电影中唯一的英雄(hero)就是作者本人。
比较一下《尤利西斯的凝视》和荷马的《奥德赛》,我们就可以清楚的看到这种抒情诗与史诗的差异。
荷马笔下的奥德修斯是一个具有独一无二的鲜明个性的人,一个双重意义(原本意义和叙事学意义)上的“英雄”。尽管奥德修斯可以被看成是作为作者的荷马“创造”出来的人物,但他绝非作者意识的附庸;甚至于,我们会觉得奥德修斯比荷马更生动、更伟大、更高贵,而荷马也明显满足于扮演一个谦卑的讲述者的角色:奥德修斯并不隶属于荷马,他属于共同的记忆,属于真实的世界。
而《尤利西斯的凝视》中Harvey Keitel扮演的角色则毫无个性可言,他只是安哲本人的一次精神追索的指义性符号,他不具有作为主体的独立性,也没有一个真实的肉身;我不“认识”他,也不了解他;他只是作者的幽灵;他不在大地之上,也不在俗世之中,他只存在于安哲的意识中。

安哲的电影几乎都以漫游的方式展开,随着一个移动的目光展开一幕幕诗性的、内在的景观。这让我想起本雅明所说的flâneur:闲荡的、游手好闲的、内向的观看者。
《马尔特手记》中的里尔克是flâneur的典范,他是孤独的、敏感的观察者;他是内向的,又是外在的,因为他从不能进入他人生活的内部(同是巴黎的观察者,波德莱尔就远没那么孤绝),他宁愿在城市废墟的墙壁上窥探他人生活的遗迹,却不会与他人发生真实的、俗世的联系。本质上,flâneur有一颗笛卡尔式的孤寂心理,是“缺乏集体重要性的小伙子”(萨特语)——在他这里,生活世界与交互主体性是缺席的。
安哲正是这种现代抒情诗人的嫡传,他的每部电影都像是一个心灵的单子,永远只有孤寂心灵的漫游,而没有不同的独立个体之间的血肉碰撞,也没有对真实世界的“介入”。因此,尽管安哲的电影总是在讲述民族历史这样宏大的现实课题,但我却总感觉到他无法真正“进入”现实和历史,无法真正的进入人群,他是旁观者、沉思者,他被囚禁在笛卡尔式的心灵之内,被挡在由激荡的肉身所缔造的真实历史之外。
说得更坦率一点,我觉得安哲过度耽于自己的内心,他几乎不能进入他人的心灵,而这正是他没有办法塑造出“性格”的原因。
作为相反的例子,我想举马其顿影片《暴雨将至》,同样是以个体而非公众(public)的感受书写巴尔干的政治历史/现实,这部影片就用烟火气代替了安哲的幽闭气质,它并不缺乏私密性和诗性,却具有更强的实存感和现世性(尽管它有一个颇为玄妙的形而上结构),在它的风格下面,我听见澎湃的血肉的喧嚣。
当然,我并不断言《暴雨将至》就高于安哲的作品(我得承认《暴》使我更兴奋);我只是说,它明显具有某些安哲作品所缺乏的东西,那是一些相当重要的东西。当然了,反过来说,它自然也缺乏一些安哲之所以为安哲的东西:这些东西或许同样重要,或许稍微不那么重要?


沙门 发表于 2009-05-25 09:50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0 | 浏览:121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4-27 星期一(Monday) 晴
当镜头掠过一张张俘虏的面孔时,我发现这些面孔是极有品质的,是经得起特写的,他们真的挺像三十年代中国人民的脸(也许没有像到理想的极致,但在现实可能性的范围也许已经到极致了)。
《南京!南京!》中,连每一个龙套都是有品质的。
于是我就想,陆川也许就是想拍下一些面孔。
回来搜看关于《南京!南京!》的一切信息,发现陆川果然有这样的想法。于是我想,我应该是看懂了陆川了。
又一次,有无数人和陆川较劲儿,网上的电影青年们似乎对这部片很不满,包括一位我颇喜欢的电影博客作者,在他们看来,《南京!南京!》近乎一无是处。
人和人的感受,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人和人的感受,差别就这么大。
意识并接受到这一点,也许就是一个自由主义者的诞生。
我意识到了,我也接受了。
不过我继续认为:《南京!南京!》是一部世界级的杰作,面对《辛德勒名单》和《钢琴师》,陆川可以面无愧色。
有人说,《南京!南京!》中的南京不是一座城,而是布景?哦?莫非应该配上带箭头的战术图?给每条炸毁的街道插上路牌?莫非《南京!南京!》应该是一部旅游指南?或者,请告诉我,哪一部优秀的电影给了您一座城市的地理图解?
有人说,《南京!南京!》在电影艺术上无大新意。我同意,没错,陆川不是戈达尔,《南京!南京!》在技巧上是主流的。那又怎么样?关键不在新旧,在品质,把主流的、传统的技法用到极致,照样是大师——《钢琴师》有什么电影艺术的突破?
《南京!南京!》的技法表达了它要表达的,它的声像品质营造了一个足够强的气场,这就够了。
有人说,线索太多,故事太碎。这有2点:1、就观影体验而言,我完全feel good,我觉得线索之间的切换很自然,符合事件之间的时间和逻辑的自然次序;2、我不知道说这话的人想要的是什么?我只能猜测,莫非他们想要《两杆大烟枪》或者《爱情是狗娘》那样的多线索之间的巧妙衔接、勾连?如果是这样,那我只能说,这部片千万不能有“巧妙”的情节,这个题材不容许人工的痕迹,越巧妙,越出戏。
有人说,人物不够丰满、概念化。OK,我承认,人物可能没有陀思妥耶夫斯基或基耶斯洛夫斯基的作品中的那么深刻,但也远非是扁平的。很显然的是,这部电影讲述的是“大事件中几个平凡人的故事”,它不是一部“性格研究”(character study),而一幅“群像”(Gruppenbild);因此也只能与同样是“群像”的作品比较,《七武士》是影史上公认塑造的比较成功的群像吧?看看里面的人物,又能有多么“立体”,多么“非概念化”,“非功能化”?
据说陆川最初设想刘烨后来有很多戏,比如和高圆圆的爱情戏。那样,也许人物更“丰满”,情节勾连更紧密。但是万幸没有那么做!那样不符合事件的逻辑!在南京大屠杀期间谈恋爱?救命啊......我们要的可不是《珍珠港》那样的blockbuster。
在那样的历史情境下,一张面孔、一个手势、一个瞬间,让人性闪现,足矣。

《南京!南京!》塑造人物够牛逼了。喝汽水那一场,几十秒钟,角川这个角色就活了(黑泽明也不过如此),我不得不说,从那一刻起,我就care for这个角色。
什么?你care for一个日本鬼子?是的,作为一个戏剧人物,如果你不care他,就是作者的失败。在观者不care的人物身上发生的事件,全都是废材。而care for角川这个角色,不等于就认同了角川;甚而即便认同了角川,也远远不等于认同了“日军”。同情一个日本兵,就等于同情日军?就等于“同情”日军的暴行?就会软化了仇恨?就忘记了历史?牛屎!!!
某些人概念的粗疏和混淆,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Ok, 你可以满足于思想的懒惰,我也能接受这一点(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思考),但请不要阻止、鄙视别人思考。
  
在我看来,陆川呈现了南京大屠杀的另一个层面:以前的电影只呈现了一个种族对另一个种族的暴行,而这部片则呈现了人对人的暴行。
对南京大屠杀的最稳妥的再现是这样的:1、充分展现屠杀的杀戮强奸,以满足观者对暴力色情的消费;2、旗帜鲜明地表现种族仇恨,这样就实现了政治正确性,既满足了观者对“爱国”情绪的需求,同时可以使对暴力色情的消费合理化。于是观者可以在双重的满足之后走出电影院,并继续不思考,影片也可以无毁无咎。
某些愤青或许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东西?至少,这样的东西不会激起他们的不满。
而陆川牛逼的一点是:《南京!南京!》中所有的慰安妇场面,没有任何一个镜头在我心中激起丝毫的情欲。
对于那些指责作者“过于冷静”,对作者“思考”表示不满的人,我想说:我就奇怪了,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是一件脆弱的东西吗?它经不起冷静,经不起思考?它像冬天的雪一样经不起阳光照射?它必须要靠拒绝“认识”来维持?牛屎!在我看来,任何畏惧思考的东西都是虚弱的,信仰如是,仇恨亦如是。
对于那些指责作者“思考”不够深刻的人,我想说:一方面,我同意,思考更深刻的可能性是存在,但我不知道中国哪个导演在类似题材做到了、或者将做到,而陆川已经够好了;另一方面,可能您更适合去读一部历史著作或论文,电影毕竟是电影,它只能呈现影像所能呈现的。
  
南京大屠杀究竟是什么?战争?军国主义?精神病?......不,我认为,它就是赤裸裸的“恶”,是人类进化不完全的产物,是蛮性的遗留,是基督教所说的原罪。套一句成语: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南京城。
特定的政治、历史、文化情境会催生人心中的恶——当行恶不但不需要承担责任,甚至会被赞同、鼓励的时候,有几个人能抵御心中的恶?
但是,对政治、历史、文化情境的研究永远无法完全解释,更无法消解“恶”——除非人进化成“超人”,否则“恶”永远存在,永远在黑暗的角落里蠢蠢欲动。
读读历史吧,你会看到无数个南京。看看蒙古人对整个亚洲和部分欧洲干过什么,看看满人对华夏民族干过什么,看看中国人对中国人干过什么......鲁迅说过,二十四史就是一部“相斫书”,别以为中国人能够免于“恶”,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免于“恶”,包括圣人——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与恶斗争:包括我们自己心中的那一份。
《南京!南京!》选择了讲斗争的故事,而不仅仅是受难的故事。在大屠杀这赤裸裸的恶面前,它试图寻找“善”。这是《南京!南京!》最有价值的地方。
善,来得越轻易,也就越廉价。在黑暗最深的地方找到的光明,才最有价值。

去年,我读了张纯如的《The Rape of Nanking》。
这是一部好书,但也是一部让人郁闷不堪的书。因为,在这本书里,我看不到中国人的主体性:中国人是受难的、被拯救的、无用的。
而陆川告诉我们,我们有过主体性,我们有过抵抗,我们有过主动的牺牲,我们在最深的黑暗中,曾经闪过光。
  
我对这部影片的唯一保留就是结尾。
当我看到角川向他的士兵行礼的时候,我就想:莫非他要自杀?不要啊,陆川,拜托,别让角川自杀!
这不是因为我“同情”这个角色,而是因为,这不可能。
电影是关于可能性的艺术,你可以在历史细节上有不忠实的地方,但可能性的界线却是严格的。
《窃听风暴》中那个特工被布莱希特的诗感动,转化了。有人问柏林监狱博物馆长,历史上有没有这样的案例?馆长回答道:一个也没有。
南京城中的几万日本兵中有没有一颗良心?我想应该有的。会不会有人因此而自杀?以我对历史和人性的了解,我可以下一个武断的判决:没有,一个也没有。


沙门 发表于 2009-04-27 14:16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13 | 浏览:1345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4 星期二(Tuesday) 晴
现在的翻译批评或学术批评的一个问题在于:一方面,批评者倾向于以最严苛的学术标准(甚至超越正常学术批准的某种“理想标准”)来批判被批判者;一方面,自己又讨巧地处在随笔家、报刊撰稿人甚至“投诉的消费者”的立场上,于是对自己的言论无需进行严格的学术检查,不必承担沉重的学术责任,而可以肆情纵性地勇于立论、勇于下判断,甚至勇于进行人身攻击。
因此,我建议批评者以学术规范、学术标准衡量和规范自己的言论,对自己的任何一个结论也有必要百分之百的负责。
如下面这段,对用红色标出的部分,我认为,评论者的举证义务无疑是沉重的。

由于对胡塞尔其他主要著作(《逻辑研究》和《大观念》等)过于生疏,译者把一些现象学核心概念译得不知所云:nominalisiert(名称化)译成了“在名义上”,fundieren和Fundierung(奠基和奠基关系)译成“植根”、“根基”、“基础”等,Termini(词项)译成“限定”……等等。如果说术语翻译的错误还可以归咎为思想的理解,那么语言上的错误就更不可原谅:译者在把Seit(按:应为Seite)译成“书页”时,显然不知道它的现象学含义(“[对象的]一”);在把sonder ein in der Art Immannentes”(“而是这种意义的‘内在物’”)译成“而是一个‘内在于’那种性质的东西”时,显然不清楚胡塞尔在《现象学观念》中对两种“内在”与“超越”的区分。这也表明,错误的翻译不仅不能在“误读”中创造新的思想,相反还遮蔽和窒息着思想本身


沙门 发表于 2007-12-04 11:27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0 | 浏览:278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0-25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篇不可多得的美文,极品啊...

http://news.sina.com.cn/c/2007-10-25/043214158583.shtml

...“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挺直脊梁,托举着“嫦娥一号”在云雾中穿行,大团大团的火焰染红了浓雾,映红了人们的脸庞。人们依稀可以看见火箭的雄姿。很快,火箭就变成了一条橘红色的火龙。它欢快地在云雾里腾挪,忽隐忽显;一会,又顽皮地钻入更加稠密的云雾层里。...


 


沙门 发表于 2007-10-25 15:32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1 | 浏览:282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31 星期五(Friday) 晴
昨读吴文英《祝英台近》一首,末句境界绝佳,立时令我想起《其后》中那个桥下并立的镜头。

祝英台近
  ——除夜立春

剪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年莺语。 旧尊俎,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归梦湖边,还迷镜中路。可怜千点吴霜,寒消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

此词真堪与《其后》互为注脚。
非只一句,就整体风格气象而言,婉约蕴籍、恍惚迷离、怅然若失,梦窗与森田亦消息暗通。虽森田未必(必未)知梦窗,而千载之下,竟将其诗境翻为映像,真神人也。


沙门 发表于 2007-08-31 14:12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3 | 浏览:372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28 星期二(Tuesday) 晴
我所知道的、用汉语写作的最好的影评人:

舒琪的博客

沙门 发表于 2007-08-28 17:29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0 | 浏览:26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13 星期一(Monday) 晴
第一次看《七武士》,我的感觉是:中国人从没有拍过一部真正的武侠电影。
看《乱》——中国没有真正的古代历史电影。
看Ken Loach的《风吹稻浪》——中国没有真正的战争电影,准确的说,没有一部真正够格的关于近代历史(特别是抗战和内战)的电影。
中国的现实中从来不缺乏悲剧,但缺乏真正的悲剧意识——一只能够透视悲剧的眼睛。

沙门 发表于 2007-08-13 13:05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3 | 浏览:27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7-31 星期二(Tuesday) 晴
伯格曼辞世


记者:“你惧怕死亡吗?”
伯格曼:“不怕,生活对于我来说,负担越来越重,也许哪一天我承受不住,我也就死了。我对死没什么怕的,但我是积极的。我每天六点起床,一直工作到中午,我的生活现在变得一切很平静。”

伯格曼一生放荡不羁,结婚离婚无数次,却意外地和最后一任妻子(英格莉·冯·罗森)相守了25年,直至后者1995年去世。每次和一位新的女演员合作,伯格曼就会坠入爱河,这几乎成了他的规律。在伯格曼眼中,这些女人是伟大的,她们被他吸引、勾引,与他结婚,为他生育子女,然后被他抛弃(有的甚至是正在为他生育子女的时候被抛弃)。她们不可避免地恨过他,然后又不可避免地都原谅了他。“不会再有这样的好女人了”,晚年的伯格曼感叹道。也许只有和英格莉——他最后和最终的伴侣,伯格曼才真正发展出来一份深刻的关系,然而死亡却连这也无情地带走......此后,生命对于伯格曼只剩下了空洞的时间的绵延,他积极而厌世地延续着存在,如同晚年的博尔赫斯一样,平静地沉浸在灵魂的黑暗之中。
情欲已经消歇。每次想到伯格曼,我都仿佛看见法罗岛上倾斜的石子街道上,一位身材高瘦、佝偻的北欧老人在踽踽独行,或许他不过是要到附近的商店去买一天的面包吧,但在他那因为高年而变得和蔼的脸上,却仍然隐存着洞彻幽微的讥诮、因深刻而高贵的绝望,和神祗般无以伦比的尊严。
再见吧,大师,愿你的灵魂在无梦的长眠中安息。

沙门 发表于 2007-07-31 10:56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1 | 浏览:27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5-24 星期四(Thursday) 晴
犯罪元素
Element of Crime (1984)
Directed by Lars Von Trier(Europa三部曲之第一部,1984年戛纳电影节“技术大奖”)

永远是黑夜。全靠摇曳的黄灯和来历不明的红色光源照明。要过很久才能看清主角的脸。镜头在光与暗间匪夷所思的切换。从墙壁上神秘橱窗飘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洞穴。冥河之水上飘荡的时而是散落的“彩票”时而是废弃的“档案”。一名貌似侦探的男子,不时与虚空中的旁白者对话。他来自埃及,他不断提及“欧洲,欧洲”。没有个性或只有伪装的个性的人们。关于一桩离奇的伪连环谋杀案(“彩票杀手”)的伪犯罪惊悚片——惊悚片迷将彻底被剧照欺骗。警察局长用充满肉欲的姿势从背后紧紧抱住侦探,然后拔枪对着受害者家人狂射。有几分卡夫卡,但更像是罗布-格里耶的影像化,比《去年在马里安巴》更颠覆、更疯狂,纯粹的风格之作。从摄影技术上来看,一部十足的“黑色电影”。对于现代主义和B级电影的忠实迷恋者来说是一场盛宴,对于其它人种来说则像是一场死活无法醒来的梦魇......

沙门 发表于 2007-05-24 16:41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2 | 浏览:283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3-30 星期五(Friday) 晴


黑泽明的《七武士》中有一段,堪兵卫(志村乔饰)为了救一个被流浪汉劫持的小孩,当场落发化妆成一个和尚,徒手进入劫匪所藏之小屋,顷刻间,房门被撞开,劫匪跌跌撞撞窜出,走了几步以后一头栽倒在尘土里,死掉了。
这段是电影中经典的片断,让人一见难忘。堪兵卫的冷静、智慧、侠义和高超的格斗技艺,竟然在完全不必展现格斗场面的条件下表现得如此充分而有气势,实在是让人叹服黑泽天王的精妙构思。
不过,看了茂吕美耶的《物语日本》,才知道这一段原来也是有所本的,其原型是日本剑圣上泉伊势守信纲(“伊势守”是官名)的事迹。
在“真实”的版本里面,上泉剑圣也是现场落发化妆成和尚,并让旁人准备了两个饭团,他一边跟劫匪说话,一边出其不意地把两个饭团接连扔给劫匪,劫匪出于条件反射放下手中的刀去抓饭团,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上泉已用反关节擒拿法将劫匪制服。
上泉伊势守信纲之所以被称为日本剑圣,是因为今日日本剑道的一切流派,几乎都是上泉所创的新阴流之直接或间接的流亚。而上泉信纲最有名的弟子,要算是柳生一族的首领柳生石舟斋宗严(柳生但马守宗矩的父亲),石舟斋宗严遵上泉信纲之嘱自创了空手夺刀的剑术,因为其旨在最大限度保存敌我双方的生命,故被美誉为“活人剑”。
上泉信纲在上面救人的故事中,也是聪明果敢地徒手擒住了歹徒,保全了双方的性命,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他专门嘱咐柳生发明“活人剑”的动机——这样的仁心仁术实在难能可贵,难怪他被后人尊为“剑圣”,而喜欢不择手段致人死地的大流氓宫本武藏只能称“剑豪”了。

沙门 发表于 2007-03-30 10:03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2 | 浏览:380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3-5 星期一(Monday) 晴
47届日本学院奖

最优秀作品:《野猪大改造》
最佳男主角:龟梨和也
最佳女配角:堀北真希
最佳剧本:木皿泉
最佳音乐:池赖广
最佳导演:岩本仁志

沙门 发表于 2007-03-05 11:35 | | 分类:电影 | 评论: 0 | 浏览:273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3-5 星期一(Monday) 晴


主要演员:
    龟梨和也 饰 桐谷修二   山下智久  饰 草野彰
    堀北真希 饰 小谷信子   户田惠梨香 饰 上原真理子

东京某私立高中的高二学生桐谷修二是学校里很受欢迎的人,每天打起精神维持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而在内心里,他却把这一切看成不过是一种游戏。
充满游戏感的他为自己制定了一些古怪的仪式,比如每一天都必须摸一下河边的一棵柳树,才能去学校上学。
有一天,他突然发现他的柳树不见了,从柳树后面站起来一个看起来很像贞子的女子,她邋遢的头发耷拉在面前,头埋得很深,说话断断续续,走路僵硬而缓慢,桐谷被吓得落荒而逃...
班上来了一名名叫小谷信子的转校生,竟然就是那个“柳树妖”,她那极度木讷、腼腆的性格使她处境艰难,不断地遭到女同学的欺负。
草野彰是一个干什么都懒洋洋提不起精神的家伙,成天疯疯颠颠地傻笑,为了逃避继承父亲的公司而寄宿在叔叔的豆腐店里,他喜欢像胶水一样粘住桐谷纠缠不清,搞得桐谷不胜其烦。
对小谷的欺负愈演愈烈,大家都害怕引火烧身,没有人敢挺身帮助她。
说不清的缘分却把三个人联系在一起,草野和桐谷决定帮助小谷,对她进行全面改造,使她成为校园里受欢迎的人。
在他们的努力下,小谷逐渐打开自闭的内心,慢慢赢得周围人的喜爱,她主持的校园电视节目“小谷突击饭”更是使得她成为远近皆知的明星。
慢慢的,桐谷和草野在被他们昵称为野猪的小谷的身上发现了许多美好的品质:真诚、感恩、善良...潜移默化中,他们身上也发生着某种“改造”。
三个朋友的周围有许多怪诞的人——一身黑衣、像巫婆一样飞来飞去的女教导主任,每次出现危机的时候都会给他们一些充满玄机的启示;上课时不停抠屁股的语文老师,却写过一本很滑稽的诗集;带着红手套到处逼人说真话的“真相先生”;神神道道的书店老板,他的书店只准俊男美女翻阅,违者大棒打出。等等。
这些古怪的人其实都非常可爱,内心充满了善意和智慧......
故事最好的地方是:小谷并没有被改造成一个昂首阔步的俗套的“自信”的人,直到最后,她还是那么腼腆和胆怯,但是大家接受并且喜欢上了她的这个个性,她收获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人与人之间真诚的友情和信任。

沙门 发表于 2007-03-05 11:10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1 | 浏览:28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3-2 星期五(Friday) 晴


出品:日本电视台(NTV)
首播:2006年10月11日周三剧场
编剧:井上由美子
导演:佐藤东弥
主演:
   志田未来 饰 一之濑未希
   田中美佐子 饰 一之濑加奈子
   生濑胜久 饰 一之濑忠彦
   三浦春马 饰 桐野智志
主题歌:《印记》(Mr.Children)

背景简介
 一个14岁的初中二年级学生发现自己怀孕了。对于一个年仅14岁的孩子来说,这是一个多么严重的问题!女孩很无助。父母终于知道了这件事,这样的晴空霹雳给整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打击。面对别人轻视和怜悯的眼光,女孩并不后悔。她要生下这个孩子,因为那是她所爱的人,他们共同创造的生命。
  2006秋季档日剧,日本电视台(NTV)再次挑战边缘题材,揭示中学生怀孕这一社会问题。《14岁的妈妈》由日本著名童星志田未来领衔主演。13岁的志田未来在去年NTV的校园问题剧《女王的教室》中一炮而红,并出演了富士电视台今年夏季档日剧《恋爱补给》,人气直逼日本第一美少女童星福田麻央子。
  日剧中未婚先孕、奉子成婚的题材并不少见,但是年仅14岁的初中生逾越禁区的故事在荧幕上呈现尚属首次。因此,该剧未播先热,也招来了很多质疑。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在日本社会中学校园的性开放度绝对另人咋舌。中学生偷食禁果、未婚先孕的案例并不少见。因此,该剧主创方反复强调,希望该剧的播出能引发人们更为关注中学生性行为这一社会问题。同时,也认真思考如何珍视生命,珍视亲情。

剧情简介
  重点私立中学的初中二年级学生一之濑未希(志田未来饰演)一家过着简单平凡的生活。妈妈加奈子(田中美佐子饰演)一边料理家务一边帮人做小时工,爸爸忠彦(生濑胜久饰演)在某建筑公司工作,弟弟健太(小清水一挥饰演)......

沙门 发表于 2007-03-02 11:47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0 | 浏览:28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2-27 星期二(Tuesday) 晴

影片介紹:
 一直幫家裡做事,住在外地一個普通家庭的女孩巖槻玲一鼓氣來到東京。住在原來北澤的兒時好友曉美(星野真理飾)的家。看到招貼的玲來到了打工地,一個叫「夢之藏」的酒館。在這裡遇見了漂亮的大學生真希(小林真央飾),剛進店不久的白領涼子(真木よう子飾)和古怪的演戲少女廣野(松本莉緒飾)。另外還有「倖存者公司」樂隊的成員們。
剛剛跟別人吵過架的吉他手新谷隆司(瑛太飾)說喜歡玲的聲音,希望她能加盟樂隊。
玲身邊的環境開始發生了變化……
在東京相遇的新朋友和玲一樣,總覺得夢想很難找到,他們卻在「夢之藏」遇見了彼此。這部電視劇就是描繪了這群年輕人為尋找夢想的故事,是他們豐富多彩的人生真實再現。

由日本人氣歌手大塚愛所主演,於上年以 DVD 型式推出發售的短編劇集–《東京フレンズ》,在歌影迷的期待下已曾在官網宣布推出電影版本,並預計在 2006 年 8 月 12 日在全日本上映,而其電影版本的網站亦終於在 5 月 12 日正式開啟,雖然新版本的預告片暫時還未公開,但一眾歌影迷仍可參閱其新版本的網誌內容,從以止一止渴。
(转载)

沙门 发表于 2007-02-27 10:58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0 | 浏览:243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2-13 星期二(Tuesday) 晴
贾樟柯先生:

 黑泽明导演生前常常说过:我想拍出这样一种电影,简单的故事但能让观众看完之后感到自己的心情变得更丰富了一些。昨夜我们看完<三峡好人>后就是在这样一种感受中,一直兴奋喝酒到深夜。在庆乐喝的不够,换地方在JUTEE继续喝,最后我来不及坐最后一班电车,只好从经堂车站坐出租车,深夜一点半才回家,我想黑泽明导演如果还在世,他一定会和我们一样喜爱《三峡好人》。

 很精彩的角色是三明,是你的表弟吗?是不是《站台》影片长镜头里孤独离去的那位?拆迁工人谈到煤矿,干杯后一片沉默的镜头很精彩,赵涛的沉默也让人感动,几乎没有什么情节的详细说明就能让观众感动实在是了不起!最后一个镜头让我流泪了,感动,感激,杰作!

 和我一起喝酒的宇田川先生说:摄影师也很杰出,日本经济报道的记者感慨道:贾先生才三十六岁,最后我们这些爱电影的人一起举杯:今天我们喝酒吧,因为难得我们感到那么的幸福。

 野上照代



沙门 发表于 2007-02-13 13:21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0 | 浏览:250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电影
页码:1/3  [1][2][3]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