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珠者说 - 沙门的博客
卍珠者说


Gott lebt in mir, Gott stirbt in mir, Gott leidet
In meiner Brust, das ist mir Ziel genug,
Weg oder Irrweg, Blüte oder Frucht,
Ist alles eins, sind alles Namen nur.

<< 2020 十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跛客心细
兰姆纷雷
柏客灯录
客人:
口令:
醉心纹章
醉心屏论
流言
在这给我牛眼吧 >>
有情泊客
标枪裂表
跛客嗖嗦
薄渴音乐
日稚存档
幽情炼界
童伎欣喜
  • 仿蚊:2064219 次
  • 日稚: 124篇
  • 贫论: 1114 个
  • 牛言: 12 个
  • 建站时间: 2004-4-20
跛客城垣


2019-9-1 星期日(Sunday) 晴

打算重新开始写博客。

估计没有一个人看。

这样很好。

......

沙门 发表于 2019-09-01 23:11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74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4-18 星期一(Monday) 晴
  俺已永久性移居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samsa/
  
  刚发布了《妄想狂手记:沙门小说自选集(1998-2001)》,详情见:
  http://www.douban.com/note/146046140/

沙门 发表于 2011-04-18 12:22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1435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3 星期二(Tuesday) 晴
【算法】

设要算的年份为m。

1) 将m减1,得m-1;
2) 将m-1的千、百位除以3,以余数为百位,得到一个新数,为m';
3) 用300减m',得到m";
4) 对m"使用公元后算法

【实战】

公元前551年(通常认为的孔子生年):
1) 551-1=550;
2) 5[50]除以3,余2, 组合得250;
3) 300-250=50;

以下对50使用公元后算法:
5) 尾数为0,故为“庚”;
6) 0[50]除以3,余0(=3),为申;
7) 后2位为50,除以12(-48),余2;
8) 数数:申(0) 酉(1) 戌(2)。

故公元前551年为庚戌年(卢庚戌)。

【花絮】
学者江晓原考证,孔子生年实为公元前552年,而主要依据是该年庚戌朔日(8月20日)发生的一次日食,所以无论孔子生于551年还是552年,都注定与(卢)庚戌脱不了干系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f2bc8010003l2.html

沙门 发表于 2009-11-03 10:40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3 | 浏览:1454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3 星期二(Tuesday) 晴
所有以0结尾的年份的天干都是“庚”,以1结尾为“辛”,......,以此类推。
公元100年的地支为“子”,200年为“辰”,300年为“申”,400年又循环回“子”——每300年循环一次。
著名的例子为1900庚子年,是年有义和团之乱。

算法,以2009年为例:尾数为9,故天干在“庚”之前1位,为“己”;又,2000年除以300年余200,所以地支为“辰”,加9年为“丑”,故2009年为“己丑”年。

进一步操作化:
  
地支“子丑寅卯 辰巳午未 申酉戌亥”,领头的三个为“子、辰、申”,可熟诵之。
  
设要算的年份为m。
先算天干:
1) 设年份尾数为n;举起左手,从“庚”开始顺序念天干,念到“辛”开始屈指,第n次屈指时念到的字即为该年天干。
再算地支:
2) 抹去年份后2位,得到一个数字,除以3,余数为t。
 t=1为子、t=2为辰,t=0(即3)为申。
 这是该世纪元年的的地支。
3) 再看后2位,若大于60,先减去60,设得到的数为v。
4) v除以12(这个就是整个算法中最难的计算了),余数为w。
5) 举起左手,从第2步中得到的地支顺序往下念,念第2个字时开始屈指,第w次屈指时念到的字即为该年地支。
  
e.g. 1987.
1) 尾数为7,庚(0) 辛(1)壬(2)癸(3)甲(4)乙(5)丙(6)丁(7)!是为“丁”。
2) 抹去87得19,除以3,余1,故得“子”。
3) 后2位87,减去60得27;
4) 27除以12(即-24),得3;
5) 数数:子(0) 丑(1)寅(2)卯(3),是为“卯”。
该年为丁卯年。


沙门 发表于 2009-11-03 10:38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1 | 浏览:1377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5 星期五(Friday) 晴
  【原文(转自崔卫平博客)】
  独立批评公约(2009-05-26 12:08:28)标签:
  
  新浪娱乐讯近期随着电影《南京!南京》的上映所引发的电影批评环境的讨论,引起众多电影人和影评人的关注。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和《青年电影手册》主编程青松发起成立“独立批评沙龙”,20位影评人联名签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公约。
  
    独立影评人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三大纪律
    一、不受雇佣,   二、不媚权势,   三、不论亲疏。
  
    八项注意
  
    1、从文本出发,   2、专业立场,   3、独立身份
    4、独到见解  5、不以导演阐释为准绳  6、不参与利益集团之争
    7、与票房无关  8、与观众相平行
  
   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公约上签名的影评人:
    崔卫平 程青松 郝建 何可可 解玺璋 李静 周濂 刘建平 刘柠 司马平邦
    谭飞 杨禹 于德清 曾念群 曾子航 周濂 曾彦斌 钭江明 耿聪
  
   同时,独立批评沙龙也开通电子邮箱,欢迎更多有共识的影评人加入。E-mail:movie60@sina.com
    TG/文
  
  
  【评论】
  这些条款太“政治正确”了。谁又会不同意呢?
  其中之三大纪律和八项注意之6,7,在我看来更是基本的职业乃至人格操守,真不该是需要专门搞个签署之后才要做的事儿。
  几个人聚在一堆大张旗鼓地宣布:从此我们要“不媚权势”,实在是有点...咋说呢,起码是太姿态化了吧?
  所谓电影批评环境到底有没恶化,我身为草莽中人,并不了解。
  崔卫平、程青松们的言论自由有没有被打压?我有些怀疑,如果有的话,我们又是如何看到一篇又一篇崔卫平的影评?
  4.“独到见解”:我觉得这个要看才华,不是签个字就能保证的。
  8.“与观众相平行”:我觉得不知所云。
  1、2 两点我极其赞成。但我觉得崔卫平在对《南京!南京!》的评论中没有做到。《南京!南京!》让她如此愤怒,她对《南》如此鄙视,乃至于她根本没耐心仔细阅读文本,而是自己画一幅漫画,然后攻击这幅漫画。真的很不专业。
  
  其实,这篇宣言有一个真正重要的潜台词(虽然是暗示的,但对明眼人却昭然若揭),即:所有挺《南》的评者,必定是非独立的,是受雇佣、媚权势、论亲疏的。
  这一点在她的盟友程青松那里表达得更露骨:
  
  “进一步导致中国电影批评的集体失语,令中国电影批评蒙羞。
  官员,名嘴,影评人,名博,名人,时尚女魔头,纷纷出卖灵魂,集体裸奔”
  
  据我所知,知名人士中认为《南》是好片的有:王朔、杨澜、洪晃、王晓峰、和菜头,等...我没有专门去搜集,应该还有好多。
  程先生聪明地没有点出真名(他当然不想惹官司),但显然,要对号入座并不是困难的事。
  我只想请问:这些形形色色的人,平日的言行我们并非一无所知的。程先生凭什么仅仅因为他们说了几句《南》的好话,就能断定人家“出卖灵魂”?
  程先生难道就无法相信,一个人可以真诚地喜欢《南》而不必然“出卖灵魂”?难道不能想象:持有彼此针锋相对的(政治或非政治)立场的双方可以同样拥有可敬的人格?在这里,我不仅看到了一种缺乏逻辑能力的武断,更看到了一种道义的自负。
  再引一段:
  
  “可怜的《南方周末》,在6月4日竟然为2009年最大的一部大烂片张目。
  一张报纸如此迅猛的的堕落真是意料之外。”
  
  判断准则已经很清晰了:无论谁,只要没有旗帜鲜明地在《南》问题上和程先生保持一致,就必然是“堕落”了。无论他/她/它之前的品行如何,也无论程先生有无任何“收买”、“雇用”的证据,甚至程先生也不需要去解释这种突如其来的“堕落”何以可能——他只需做出“意外”状就可以了。对方就被铁板钉钉的定罪了。
  
  对此,我只能想起四个字:党同伐异。
  而我并不感到意外,既然和自由主义渊源颇深的崔卫平老师一旦遇到令她不爽的异己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吁请政府来“仲裁”一样,我们还能指望学理远不如她深湛的程先生对“异己”有什么基本的尊重呢?
  
  维舟兄写过一篇《威权型自由主义者》:http://weizhoushiwang.blogbus.com/logs/37763011.html
  以前我还不太明白他的所指,但现在我明白了。
  我未必看到了什么“自由主义者”,但我确信看到了“威权型”。
  
  
  P.S.
  1. 我并不质疑崔卫平们的真诚,我相信他们真诚地充满了“道德义愤”,但这并不能为他们的思维混乱和缺乏反省力背书,而在我看来,后二者正是知识分子的重要价值所在。
  2. 讨厌乃至鄙视一部电影是任何人的权利,但对论敌缺乏智性和人格上的平等尊重,则是另一回事。拒绝认真对待批判对象和反对意见固然可以赢得战友的喝彩,却顶多使你成为“部落的偶像”,却未必能使你更接近真理。

沙门 发表于 2009-06-05 19:32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1338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4 星期四(Thursday) 晴
电影是危险的
  
    文/崔卫平
  
    雷颐先生著文《丧失底线的陆川》,批评陆川竟然能够这样说话,陆川说:“日本是觉得杀掉30万人之后没必要再杀,所以才让20万人活下来。中国人付出那么大代价,活点儿人下来都归功于一德国人,太可笑。”其中“一德国人”指的是“拉贝先生”。这番话针对的是同期上映的另一部南京大屠杀题材的影片《拉贝日记》。作为历史学者的雷颐为此感到十分讶异:“为了票房,他已不顾基本史实,把那20万中国人之所以活下来说成是日本人觉得没必要再杀!”
  
    如此荒腔走板的话,陆川说得比这还要多。接受《南方周末》记者访谈时,陆川提到“汉奸电影”的批评,认为这些议论“恐怕大多来自一个统一的源头”,而他正在面临的是“‘娱乐营销’引发的另一场战争”。且不论这样的话是否符合一个创作者的身份,他居然将眼前的这场“娱乐战争”,直接与当年日本侵华战争相提并论,认为两者出于同样的逻辑,有着同样的肌理:
  
    “战争的核心就是利益,我们以前老是把日本人对我们的仇恨故意夸大,其实日本对华战争的核心就是利益,它想成为大陆国家而不想做一个岛国,它贪图你的土地、矿藏,广袤的财富⋯⋯战争发动一定会有一整套意识形态工作的跟进。比如首先是宣传,舆论绑架,营销他的战争思想,要控制渠道。”

【难道侵华战争的核心不是利益?莫非崔老师认为日本侵华是出于一种仇恨情感?】
  
    根据陆川的意思,迄今我们对于当年侵略军的看法需要修正,他们不过是贪图利益罢了,并且因为这个动机,他们的行为在今天就应该被重新评估,得到更多的理解。在他看来,目前他的影片所面临的竞争对手之恶,与当年的侵略军有一比拼。不知道陆川是否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为了眼前的票房之争,他一再陷入了为侵略军脱罪的泥沼。
  
【根本没什么可修正的。世界上绝大多数最丑陋的罪恶难道不是因为“贪图利益”而犯下的吗?这难道不是基本常识吗?】

    雷颐先生在批驳上述那段话时质疑道:陆川认为将“活点儿人下来”归功于德国人显得“太可笑”,但是将这归功于日本人“没必要再杀”,就不可笑?
  
【陆川说那话我也觉得不妥。但是就算是日本人停止杀戮,也谈不上“归功”啊。太荒谬了。为了打到对手,有必要有这么低劣的修辞吗?】

    既是立场的混乱也是逻辑的混乱,在影片中也同样比比皆是。在大屠杀的背景之上,凸现一个日本士兵的良心发现,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影片分裂为两个互不相干的部分:一边是遭受烧杀奸淫,哭叫连天;另一边是这个日本士兵纯洁的面容、错愕的表情,眼前发生的一切与他格格不入。那么,谁需要为这场巨大的惨剧负责?
  
【我恰恰觉得陆川是提出了一个有价值的问题:为什么这些日本兵一面可以若无其事、貌似无辜地唱歌跳舞,一面干出惨绝人寰的恶行?陆川的电影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自己去思考。许多好的艺术作品(包括电影)做的不是同样的事儿吗?难道崔老师希望陆川提供一个现成的答案,把这个答案灌输给我们?我们就这么不热爱思考,非得陆川代替我们思考?】

    说到底,陆川一个人的思想混乱并不可怕,这个世界上本来各色人等、各不相同,问题在于,这样一部影片,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们愿意为它埋单?据悉,这部片子被指定为建国六十周年十大献礼片之一。既然是献礼,也是献给亡灵,或者说首先是献给他们的。拿这样立场和逻辑双重混乱的影片,放在亡灵面前,是想让他们安息还是不得安宁?在今天思想解放的前方,难道只能是思想混乱?
  
    不久前传来在钓鱼台国宾馆为电影《南京!南京》举行授牌仪式,授予这部影片为“红军小学建设工程——全国红军小学爱国主义指定影片”,出席者也有多位领导。读到这样的消息,让人担心这些领导本人是否已经看过了影片,因为片中仍然有许多对于少年儿童来说不相适宜的镜头;也不知他们是否听取了来自观众激烈的批评意见。将一部正在热议中的影片指定为爱国主义教材,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
【国家很囧。让小学生看这部电影很白痴。】
  
    围绕关于《南京!南京!》的批评,我们还可以重新反思电影局包括审查制度所扮演的角色。电影远远不同于个人创作,而是一个有着巨大利益的行为。因为各种原因,制作者有可能无视基本社会价值,引发广大观众的极度不满。因此,矛盾不仅在从前的创作者与审查制度之间,而且还在电影的利益集团与广大观众(他们所代表的价值观)之间。作为政府,应该多多听听来自民间的声音,并且在不同利益集团之间,充当一个仲裁者。

【这很诡异,崔老师似乎在呼吁某种自由主义的“逆向对等物”:不是反抗官方压抑“表达自由”,而是因为崔老师不喜欢《南京!南京!》的意识形态,于是代表民间呼吁政府“仲裁”。太有意思了。不过我怀疑的是,如果谈论对象是一部崔老师赞赏的电影,她会不会坚持“仲裁”论。】
  
    电影这个东西是危险的,首先因为它的商业性质。不被观众接受,意味着巨大的投资不能回收。压力之下,应该考虑的如何满足观众的要求、如何适应观众的心理,尊重他们而不是挑战他们。而如果挑战的对象是社会大众对于自身历史的了解,挑战他们在背负历史时表现出来的道德感、正义感,挑战他们对于我们民族苦难过去的认同认知,这真是一个令人咋舌的主意!而另外有人却愿意公开为挑战公众道德的行为埋单与垫背,同样也是令人叹为观止的。说不定什么时候,这样的影片,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一枚深水炸弹。
  
【电影“应该”适应观众而不是挑战观众,到底崔老师是拥护这个“应该”还是反对这个“应该”?崔老师似乎在说《南京!南京!》没有遵守商业电影的“应该”?那她是在暗示《南京!南京!》不想大卖?“令人咋舌”是什么意思?是说陆川白痴还是说陆川奸猾?“公开为挑战公众道德”?崔老师能代表公众?这真是一团乱。】

    电影的危险还在于它的透明度,一部影片出现在电影院,就如同一个皇帝走在大街上,他是否光腚,观众看得一清二楚。而电影院是个黑暗场所,银幕在明处,观众在暗处,他们对于一部电影的窃窃私语、评头论足,拥有天然优势。他们依据自己的方式看电影,不受他人引导。 ★
  
【到底电影危险还是不危险?崔老师分明在说: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嘛。既然如此,电影有何危险?危险的是欺骗性强的东西,而不是能被“看得一清二楚”的东西。】

    作者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我深刻质疑崔老师的思辨水平。我也不明白,为何有那么多人为崔老师叫好,就因为你们都同样讨厌《南京!南京!》吗?】


沙门 发表于 2009-06-04 11:40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3 | 浏览:150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8-4 星期一(Monday) 晴
【此文创作甚艰难,疏才浅学,功多而获少。若非维舟兄殷勤勉励,恐终将不敢自信而中止矣。谨以此篇为谢。:)】


熙宁之后,欧公仍然享受崇高的声望,但其实已经不能引领时代的主流。
细数同时代主要学术思想人物,其取向皆与欧公有所异同:刘敞与欧公有“学人”、“文人”之判和性情本末之争;司马温公与欧公同为史家,但温公自号“迂叟”,谨严简素、不事文饰,亦不以文名,与欧公的温润风流之风截然不同,著《潜虚》论阴阳奇偶、天地性气,与理学家在同一论辩领域之内,亦与欧公的绝不语“性与天道”截然不同;王荆公诗文大家,但以道自任而不以文为意,其“糅杂释老”而深造“道德性命之理”之“新学”与二程理学表面上对立而实则相反相成(此点前贤所论已多,不赘),在在皆与欧公南辕北辙;二程兄弟皆为嘉祐间进士,而欧、程集中似从未见相互交游之记录,盖欧公与二程气质不相类,思想旨趣亦无多交集,宜乎其无所往来,而二程开启的理学更是彻底脱离了欧公所代表的古文运动而进入宋学发展的下一个阶段,并主导了从北宋末至南宋的思想主流。
经过这番简短的考查可以发现,欧公的学术思想与同时代和稍后诸贤的分歧有三个方面:一、文人和学人的对立:这一点表现在和刘敞的关系上,但刘敞所代表的考据倾向在宋学的后续发展中似乎不占重要位置,因此这一点在宋学的历史语境中也不是“主要矛盾”,只是在清代“汉学”复兴时才重新进入学者们的视野(《谈艺录》第五三:“阎百诗《困学纪闻笺》卷二十谓:‘盖代文人无过欧公,而学殖之陋,亦无过公。’傅青主以百诗为附和原父。要之欧公不得为学人也。”其他如赵翼、章学诚等清代学人多对欧公史学有所诟病);二、是否深究“道德性命之理”:这一点上,欧公的学术立场似乎是孤立于时代的,荆公和二程自不待言,温公虽然对“世之高论竞为幽僻之语以欺人”深恶痛绝,但以《潜虚》观之,也并非绝不谈性理;三、对文学的态度:欧公极重视文学,他不仅视诗文为名山事业(晚年精心修订《居士集》可证),而且终生以文学为甄别人材的主要标准(这一点证据极多,兹不赘举),而如前所述,温公、荆公、二程对文学都不甚看重。
温公、荆公和二程基本代表了北宋后期的主要思想阵营,乃至奠定了南宋的思想格局,而其所取皆多与欧公不谐。考欧公晚年与之相交最契、而对后世的文化又有重要影响的,唯有眉山苏氏。
嘉祐元年秋,苏氏父子至京师,苏洵得张安道荐而见知于欧公,欧公“大喜曰:‘后来文章当在此。’即极力推誉”(叶梦得《避暑录话》),献其书于朝,“一日父子隐然名动京师,而苏氏文章遂擅天下。”欧公不仅激赏老苏的文章,对其人也极喜爱:

君之文博辩宏伟,读者悚然想见其人。既见,而温温似不能言。及即之,与居愈久而愈可爱,间而出其所见,愈叩而愈无穷。呜呼!可谓纯明笃实之君子也。(《故霸州文安县主簿苏君墓志铭》)

此等语非真情实感不能道也,由之可见欧公与老苏情谊之笃。
欧公对苏轼更有“此我辈人也,吾当避之”的激赏,而苏轼游于欧公门下十余年,对欧公亦终生持门生之谊,观东坡凡谈及欧公之文,敬爱尊重之情盖终身未尝稍减,而崇扬赞美之意也近乎无所保留,则其知遇之重和相得之深,亦可以想见也。
东坡《答舒焕书》中云:“欧阳公,天人也。恐未易过,非独不肖所不敢当也。天之生斯人,意其甚难,非且使之休息千百年,恐未能复生斯人也。世人或自以为似之,或至以为过之,非狂则愚而已。”其推崇至斯,无论在当时还是后世都是罕见的。
东坡继欧公之后为一代文宗,从某种意义上,实堪称欧公的衣钵心传(苏轼《祭欧阳文忠公文》中记欧公语:“我老将休,付之斯文”)。东坡治学不如欧公,而思想上兼容释老、则比欧公有所扩充;其文章学术之风格范围虽有所异同,但放在宋代文化风习大变迁的背景,其延续性却更为明显。
概言之,北宋末,整个文化界有向哲学家(philosopher)和道德家(moralist)的内向性(inwardness)方向转变的大趋势(刘子健先生所谓“中国转向内在”),而东坡却更多的是继承了以欧公为代表的文人(homme de lettres)传统。
所谓文人,顾名思义,乃是对“文”(包括了文字、文学、文献)有一种执迷,表现为重视语言、修辞、文学,尊尚古典作品,如孔门的“游于艺”,亦如西方自文艺复兴以来(实则中世纪已经存在)的人文主义(humanism)——其近世代表有白璧德、哈罗德·布卢姆;所谓文人传统,以私见尝试言之,即是:重博雅多闻而不重专深学术,重通识、常识(common sense)而厌繁琐饾饤(如韩愈所言“所志惟其意义,至礼乐之名数,阴阳土地星辰方药之书,未尝一得门户”——《谈艺录》第五三),在思想旨趣上,文人重具体(particulars)而不重抽象,以西哲语言之,即是对所谓“逻各斯”(Logos)的疏离——观西文中诸学科的命名可以见出其中的消息,如人种志(ethnography)与人种学(ethnology)、地理志(geography)与地质学(geology)之类,大凡以-logy结尾之学科即带有强烈“逻各斯”色彩,其重点在于从纷繁万象中抽绎出普遍的一般规律,而其最高体现即是柏拉图的理式(idea,古希腊语作eidos);与之相反,“文人”的旨趣在于参差多态的经验,或者说经验之历时的、现象的、审美的维度,文学观照的是未经“逻各斯”化的原初呈现的殊相,因此文人无法割舍对特定时空下、个体目光中的此岸世界的眷恋,因此文人的精神世界是世俗性的、时间性的、多元的和发散的。
而理学家之最高命题“理一分殊”中被强调的其实是“理一”而不是“分殊”,所谓“理一”即“道体”,正是朱熹所谓欧公“有所阙”者。“道体”是最高的“逻各斯”,理学家们相信,把握到最高的道体,即自然能把握到分殊的万象,如程颢所言:“识得此理,以诚敬存之而已”,“天地之用,皆我之用”。因此,除存养道体之外,其他如吏事、学问、文章皆不足学,亦不必学。
正如柏拉图的《理想国》中逐斥诗人一般,性理道德之学兴起后,文学即开始受到排挤。
治平元年,司马光即有《定夺贡院科场不用诗赋》,发罢诗赋取士之先声,同年又有《贡院乞逐路取人》,云“国家用人之法,非进士及第者不得美官,非善为诗赋论策者不得及第”,“国家设官分职以待贤能,大者道德器识以弼教化,其次明察惠和以拊循州县……岂可专取文艺之人,欲以备百官、济万事邪。”
欧公对此有针锋相对的反驳,其《论逐路取人札子》云:“窃以国家取士之制,最号至公。…议者谓国家科场之制,虽未复古法,而便于今世,其无情如造化,至公如权衡,祖宗以来不可易之制也。…四方风俗异宜,而人性各有利钝。东南之俗好文,故进士多而经学少;西北之人尚质,故进士少而经学多……各因其材性所长,而各随其多少取之,今以进士、经学合而较之,则其数均。”
王荆公和司马温公是政治上的死敌,但在反对诗赋取士这一点上,意见却颇为一致。熙宁二年,荆公参政;三年,御试进士专以策,罢诗、赋、论三题;四年,更定贡举新制,罢诗赋,以经义、论、策试进士,论者以为“盖(荆公)平日之志也。”
苏轼对此政策坚决反对,其《论学校贡举状》曰:“议者欲以策论定贤愚能否,臣请有以质之,近世士大夫文章华靡者莫如杨億,使杨億尚在,则忠清鲠亮之士也,岂得以华靡少之。通经学古者,莫如孙复、石介,使孙复、石介尚在,则迂阔矫诞之士也,又可施之于政事之间乎。自唐至今,以诗赋为名臣者,不可胜数,何负于天下,而必欲废之。”
东坡继承了欧公对文学的肯定和对政事的强调,在他眼中,“新学”和理学中人盖多半为既不通文章又不娴政事的空谈家,而其所谓“迂阔矫诞之士”未必不包含对王安石本人的影射。
熙宁之后,经义与诗赋之争遂成为政治斗争的重要课题,随着新旧两党的轮流执政,诗赋的地位也载沉载浮;绍圣之后,非但科举不用诗赋,甚至社会上传习诗赋也被禁止(后来甚至连史学也被禁);造成的后果就是文学水平(乃至一般知识水平)的普遍下降——“崇、观间,尚王氏经学,风雅几废绝”(详见祝尚书《论北宋科举改制的异变与南宋文学走向》)。
东坡《答张文潜书》中对此现象有精到的分析:“文字之衰,未有如今日者也,其源实出于王氏,王氏之文,未必不善也,而愚在好使人同己。自孔子不能使人同,颜渊之仁,子路之勇,不能以相移,而王氏欲以其学同天下。地之美者,同于生物,不同于所生。惟荒瘠斥卤之地,弥望皆黄茅白苇,此则王氏之同也。”
这种学术风气的转变固然是政治压制下的变态,但也与理学的兴起相为表里——虽然理学之士在政治上多与王安石“新党”站在对立面,但在尊德性还是道问学这一问题上,两者的观点其实颇为接近。
南宋陈亮《送吴允成运干序》云:“往三十年时,亮初有识知,犹记为士者必以文章行义自名,居官者必以政事书判自显,各务其实而极其所至,……自道德性命之学一兴,而寻常烂熟无所能解之人自托于其间,……于是天下之士始丧其所有而不知适从矣。为士耻言文章行义,而曰‘尽心知性’,居官者耻言政事书判,而曰‘学道爱人’;相蒙相欺以尽废天下之实,则亦终于百事不理而已。”(转引自邓广铭《略谈宋学》)
关于陈亮所谓“居官者必以政事书判自显”,在邓小南的《祖宗之法》可以找到对其渊源的分析:邓先生论及士大夫如何在五代艰难时世中被迫从晚唐的靡靡之风中奋起,调整自身“能力结构”、提高实际政务能力以求生存;这一传统被北宋士大夫所继承,如胡安定(瑗)教学开经义、治事两科,治事包括治民、讲武、堰水、历算等,非常注重实际。
庆历、皇祐间,范仲淹等人振起士大夫的社会责任感,提出新的政治理想,于是这种对政事能力的重视获得更高尚的目的(即余英时先生所谓“重建秩序”)。而欧阳修等人则同时在文学上将晚唐以来的绮靡旧习一变而为务实平易的新文风,以适应表达新的思想内容——这种新思想内容表面上是回归到“三代”,实则是宋代士大夫的一种新的政治和人生理想。
范、欧这一代人以政事与文章为士大夫“润身”、“及物”的主要途径,其毕生的皈依也大致止于此。而熙宁之后,风气再变,道德性命之学兴起,政事和文学遂降为道德性命之赘疣,后世道学家不屑于文章,亦不究心于吏治,一归于正心诚意;从学理-哲理上讲,从初期宋学到理学自然是一大推进,而落实到现实层面上,却反而造成一种退缩——南宋理学盛行后,道学中人多不谙文学,而其论政治又简单化地一归于人主心术,于是在士大夫高标理想的同时,实际政务却往往落入无理想的职业官僚手中。这就是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了吧。
理学家好讲道统,以上接周孔自任,而实则性理之学多自战国乃至汉代思想(孟子、中庸等)中化出,且与释老相融合,而反与孔子之不言性与天道相去远矣。按孔门四科为“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德行虽为至尊,但其它科目亦不可或缺,而理学则一偏于德行,此岂非“过犹不及”乎?
孔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又曰“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行事之深切著明也”,吾观欧公及欧公一代人似足以当此,其取向多元、发展均衡,其所论虽不如后世道学家精微,然而皆平易可行、名实相符,有一种刚健笃实的经验主义(empirism)精神,而与后世道学家之理念主义(idealism)大不相同。
南宋周必大《苏魏公文集序》云“至和、嘉祐中,文章尔雅,议论平正,本朝极盛时也。”诚哉斯言!


沙门 发表于 2008-08-04 11:53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2 | 浏览:157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1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好男陆川:http://blog.sina.com.cn/piggy

好女江一燕:http://blog.sina.com.cn/jiangyiyan

沙门 发表于 2008-04-16 10:17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1110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14 星期一(Monday) 晴
中国人民对国家领导人体贴入微,对政府总是怀着最大的理解和善意,对过去的错误勇于遗忘,将未来拱手托付给政府。但凡日子还将就过得去,中国人民绝不批评政府,甚至绝不允许任何人批评政府,否则即是卖国。
中国人民是全世界最好的人民,于是中国也无希望成为世界第一流国家,因为the greatest people is the ungrateful one。

沙门 发表于 2008-04-14 13:41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4 | 浏览:40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4 星期五(Friday) 晴
望蓬莱(咏馎饦)

食店好,馎饦最奇瑰。玉屑无穷抟作块,琼瑶一片细匀开。须使宝刀裁。 呈妙手,用意稳安排。碗内梨花新贴样,箸头银线稳挑来。餐了趁蓬莱。


沙门 发表于 2008-04-04 18:24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37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5 星期五(Friday) 晴
sleepy

沙门 发表于 2008-01-25 17:54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385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5 星期五(Friday) 晴
girl

沙门 发表于 2008-01-25 17:45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319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5 星期五(Friday) 晴
风景

沙门 发表于 2008-01-25 17:25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275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5 星期五(Friday) 晴
风景

沙门 发表于 2008-01-25 17:21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318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1 星期一(Monday) 晴
偶然看到一篇曾颇有影响的文章:
刘皓明的《绝食艺人:作为反文化现象的钱锺书》:http://www.ideobook.net/113/

在我看来,老刘用繁密的征引(简直可以生动地看到一个人为了给别人造成自己渊博的表象而累得大汗淋漓的样子)和貌似精巧实则笨拙的隐喻(他们这一路步趋西方后现代写作的人的文章罗嗦滞重、难以卒读,实在没法和钱锺书这些老派文人相比)抒发的其实不过是他因为读不懂《管锥编》而产生的困惑,这种困惑在逻格斯中心写作的专制惯性下无意识地转换成了由上至下的西方主义判辞。
就像佞基督教的刘小枫终究无法理解庄子一样,刘皓明对钱锺书的无法理解是范型(paradigm)层面上,他们这一路彻底西化了的大脑已经堕入了某种无药可救的知见障。
不过他用陈寅恪来和钱锺书对比还是靠谱的。陈老的学术外表看起来貌似守旧,实则方法上(尤其中年期)基本是德国兰克学派一路;而钱老虽然貌似洋派(“学贯中西”),其实从方法上讲却是一点儿都不西化,是纯粹的“中”——大概即中国传统的“博学宏词”一科——无方法的方法;钱老是顶级聪明人,向来不屑做那些次级聪明人都做得来的事(如理论、体系之类的教授玩意儿)。
钱锺书是浅人必栽的深坑,宜于一旁立块牌子,上书八个大字:
“若非方家,请勿靠近”。


沙门 发表于 2008-01-21 11:26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7 | 浏览:347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杂记
页码:1/8  [1][2][3][4][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