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珠者说 - 沙门的博客
卍珠者说


Gott lebt in mir, Gott stirbt in mir, Gott leidet
In meiner Brust, das ist mir Ziel genug,
Weg oder Irrweg, Blüte oder Frucht,
Ist alles eins, sind alles Namen nur.

<< 2020 十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跛客心细
兰姆纷雷
柏客灯录
客人:
口令:
醉心纹章
醉心屏论
流言
在这给我牛眼吧 >>
有情泊客
标枪裂表
跛客嗖嗦
薄渴音乐
日稚存档
幽情炼界
童伎欣喜
  • 仿蚊:2064244 次
  • 日稚: 166篇
  • 贫论: 1114 个
  • 牛言: 12 个
  • 建站时间: 2004-4-20
跛客城垣


2007-10-12 星期五(Friday) 晴
chagall_12star

沙门 发表于 2007-10-12 13:34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243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0-12 星期五(Friday) 晴
前一阵关于“丧家犬”的公案中,曾经提到《史记·孔子世家》中的这段记载:

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孔子独立郭东门。郑人或谓子贡曰:“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腰)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
传说中孔子是身高2米以上的巨人,但和一般高个儿腿长不同,孔子的身体比例是身长腿短的,所以自腰杆以下,比大禹还短三寸,而大禹并不是以身材高大著称的,由此可见孔子的腿有多短了。
前几天意外地在《庄子·外物》中又发现一条关于孔子腿短的材料,与此不谋而合,则孔子身长腿短之事实,殆无可疑哉!

(孔子)修上而趋下,末偻而后耳,视若营四海。

不但身长腿短,而且有些驼背,耳朵仲紧贴后脑,看来孔子长得还蛮趣怪的啊。

沙门 发表于 2007-10-12 11:26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237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全文在此:http://www.cinema.com.cn/show.aspx?id=11767&cid=5

提及具体被删减的内容,文隽详细解释说:“我从片方和电影局那边得到的信息是,《色,戒》被剪了7分钟,其中5分钟是那些情欲场面,另外2分钟是暴力场面,那是描述当一个汉奸揭穿了众位爱国学生的刺杀计划,并以此要挟时,从未杀过人的学生们奋起用刀刺毙汉奸,一人一刀,前后共八刀,那血腥的真实感,带给观众极度的震撼!这场面,电影局认为过于残忍,所以将八刀剪去了七刀,只留下交代杀人的一刀而已!”


沙门 发表于 2007-09-29 11:40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0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作为梦窗词之“返”的对立面的,除了“滑易”之病,还有一病曰“尽”,即浅尽、道尽,说尽。
宋人喜欢把道理讲清(理学)这一特点在诗歌上表现为一种弊病。盖凡以明理为己任者则往往视语言为一种工具而非本体,语言本体的黏着性对于讲道理来说常常构成一种障碍(脚注1)。因此,讲道理这一行为本身便蕴涵着一种“非诗”、甚至“反诗”的倾向。其实,语言除了“表达”(或显明)这一主要的功能外,还有另一个天然的副功能,就是隐藏(或隐晦)。从最初开始,语言就被看作是携带着魔力和隐藏着秘密的,如圣经开篇即是“太初有言”,此“言”便非表达的,而是创造的、创生的、施予魔法的。
而诗歌正是人类藉以保存和发扬语言的魔力的活动。最好的诗歌总一种“不尽”之意,正因其不尽,诗歌才会吸引我们一读再读。这种意义若不可穷尽一般的特质,在中国传统中,常常称之为“蕴藉”。从字面上看,“蕴”是“蕴涵”,即潜藏不露,“藉”本义为草垫而引申为凭借、假借,因此所谓“蕴藉”就是通过假借之物设法将潜藏不露者呈现出来——注意,此处的“呈现”不等于“表达”。
诗歌的核心力量正在于表达那不可表达之物,而不可表达之物却可以想方设法加以呈现,这种呈现可以采用比兴、暗示、影射、隐喻、象征,……或任何过去和未来的天才诗人创造出来的任何方法。
表达在原则上是可以归结为形式化的规则的,而呈现(我相信)则永远不可能被算法化,它正是哥德尔定理中那个令理性感到难堪的神秘剩余——无论计算机将来可以干什么,我敢担保它永远写不出一首好诗。科学的分析哲学致力于意义的表达理论,因此成了最枯涩狭窄的哲学,而人文的大陆哲学如海德格尔,则将哲学推入了诗歌的晦暗深渊。
梦窗词在宋词中是“蕴藉”的典范,在其最好的作品中,即使突破了所有修辞的障碍,即使完全破解了其意义的理路,你仍然会发现有某种不定的东西在摇曳生姿。当然,完全达到这个层次的杰作,哪怕对一个一流的诗人来说,也必然是数量不多的。比如这首:

齐天乐(黄钟宫)
与冯深居登禹陵
三千年事残鸦外,无言倦凭秋树。逝水移川,高陵变谷,哪识当时神禹。幽云怪雨。翠萍湿空梁,夜深飞去。雁起青天,数行书似藏旧处。 寂寥西窗久坐,故人悭相遇,同剪灯雨。积藓残碑,零圭断壁,重拂人间尘土。霜红罢舞。漫山色青青,雾朝烟暮。岸锁春船,画旗喧赛鼓。

起首便横绝,笔力千钧。将“三千年事”和“残鸦外”连缀在一起,巨大的时间体量和眼前几点“残鸦”的寂寥通过简单的并置立刻构成一个张力饱满的综合,“无言倦凭秋树”,纯用白描写出末世人(梦窗为南宋遗民)面对历史的疲惫感和无力感。“逝水移川,高陵变谷,哪识当时神禹”,句势稍缓,沧桑变化从容道来,“逝水”令人联想到孔子对时间的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一个“哪识”传达出远古的苍茫辽远。紧接着,孤零零地插入一四字短句:“幽云怪雨”,如同将读者投于千仞绝壁之下,无处攀援之迷惘感油然而生。“翠萍湿空梁,夜深飞去”,两句意象奇特,颇费索解:“翠萍”何故会打湿“空梁”?又是什么东西夜深飞去?叶嘉莹先生从会稽方志中发现出这背后的典故,原来传说禹陵祠中有一根屋梁乃龙所化,故夜间会偷偷飞到江中饮水再飞回来,因此从水中带来的翠绿的萍叶会湿漉漉地粘在“空梁”上,而前轻后重地把结果(翠萍湿空梁)和原因(夜深飞去)倒置,正是梦窗不甘与人同的惯用的逆式句法。“雁起青天,数行书似藏旧处”,以字喻雁行倒是常见的比拟,而进而以青天为藏书处则是梦窗的新思,“似藏旧处”又进一步勾发思古之幽情。
下阙换头,场景转到室内,“寂寥西窗久坐,故人悭相遇,同剪灯雨。”,转而写人。一“久”字写出沉静,一“悭”字写出幽怨,一“同”字又写出温情,比较清真之“故人剪烛西窗雨”,梦窗此三句似更富于层次。“积藓残碑,零圭断壁,重拂人间尘土”,实写凭吊古迹、抚碑怀古的场景,“积藓”极具质感,宋词中少见,“零圭断壁”则古意盎然,若金石学家用语,“人间”二字极妙,暗蕴烂柯之叹。“霜红罢舞”与上阙“幽云怪雨”同位,如同戏曲中的戛调一般警醒,一“罢”字将“舞”的动态凝固,若电影中的定格。“漫山色青青,雾朝烟暮”:从历史中抬起眼来,看见大自然之苍茫。通常怀古词多以苍凉寂寥之景结,以寄绵绵不尽之幽思,若“西风残照,汉家陵阙”之类,因此,至“雾朝烟暮”词意似已尽矣,而竟又出人意表地豁然开出“岸锁春船,画旗喧赛鼓”两句,陡然从苍茫、寂寥转为明媚、喧闹,将历史的灰暗与当下的生机造成一鲜明的对照,于是整首词的格调境界顿时宕开,如潜龙飞腾,杳然云霄,让观者不禁瞠目结舌而恍然若失而望洋兴叹哉!观其词意,末二句略与“沉舟侧畔千帆竞”近似,而意态之灵动与板滞、境界之深远与浅近,则判若云泥了——梦窗笔法之超拔不可及处,正可于此窥见!


脚注1:
根据我个人的体验,这一点(语言本体的黏着性)对于中国哲学的形态影响甚巨。不妨作一个大胆的断言:中国的古文传统似乎天然地更适合诗而不适合哲学。稍微写过点儿(哪怕是非驴非马的)文言文的人都不难感受到那种内在于语言传统内部的修辞惯性,如行文的紧凑化、整齐化、对偶化,遣词用语的比喻化、形象化,等等,有了这种切身的感受,就不难理解为何宋明理学家多选用白话这种新的载体来传达自己的思想,盖因为这种新的载体中没有那么强大的修辞惯性,从而有更大的自由、也更适宜于表达一种精微的新思想。
当然,众所周知,理学家说白话这一点是受到了禅宗语录的影响的,而这并不必推翻我以上的揣测。实际上,中古对汉语的形态冲击最大的就是佛教的传入,佛教之精深繁复的思想用纯正的古文事实上是无法得到正确而完整的表达的;佛教经论中的汉语受到印度语言(作为源语)和佛教义理(作为内容)的双重影响,实际上不得不变化为一种新型的汉语——举个最显著的例子,在古文中须臾不可离的虚词“之乎者也”在大部分佛经译文中付之阙如。这种新型的语体介于文言与白话之间,其形态的特异如今在学术界已经成为专门的课题(佛教混合汉语)。
这种现象在晚清民国再次出现,因为西方思想文化的新内容的输入,汉语第二次被迫进行大的改造,林纾和严复的用文言迻译西籍可以看作是旧汉语的垂死抵抗,而这种抵抗很快被整个民族放弃,新文化运动全面宣告了文言文的终结。因此,晚清民国一代学人注定面临语言上的彷徨,尤其是所谓治国学者,纯用文言已经不足以表达变化的思想,而纯用白话又与研究本体所使用的语言(文言文)形成一种痛苦的张力。在这种难局之下,以我之观察,当时的学人大概分裂为三类:保存者、革新者和接引者。保存者如号称“最后一个通儒”的马一浮,其文章纯为古体,无论从语言文体、思想内容还是问题意识看,几乎都完全沿袭有清一代的旧传统,难以发现新时代的气息;革新者如胡适,则纯用白话,其著述恍若以英美学者之眼光来研究中国的旧文化,而全无旧文化自身之风韵;接引者之代表如熊十力、钱穆,这类学者对旧文化有深厚的理解之同情,对西方文化的挑战也有敏锐的感受力,但又不像那些留学的革新者那样对西学传统谙熟和认同,因此他们的作用就在于用更新了的语言重新表达和重新阐释旧文化的精髓,以接引后人,于是乎在语言上就自然地游移于新旧之间——如熊十力用文言写了《新唯识论》之后,又用语体重写,而钱穆则一生用一种半文半白的语言写作,乃至因此遭人讥垢。其实以钱穆的国学功力,写出纯正的文言有何难哉?之所以如此,恐怕还是迫于那历史背后不获己的隐秘动因吧。


沙门 发表于 2007-09-26 21:31 | 正常 | 分类:文学 | 评论: 11 | 浏览:321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5 星期二(Tuesday) 晴
周济《四家词选序论》云:梦窗奇思壮采,腾天跃渊,返南宋之清泚,为北宋之秾挚。
此评甚有见地,而其精粹处在于一个“返”字。“返”者,非返古之返也,梦窗真返古于北宋乎?遍观北宋词家,殆无一相似者。此“返”实乃老子“返者道之动”之“返”也,乃是一种辨证的发展而非历史的倒退。
所谓“南宋之清泚”即所谓“滑易之病”,即我上文所讲的“容易轻轻滑过”之病。一方面是体裁本身的老化,陈词滥调盈山满谷,难以出新,一方面,宋人好议论,而又往往并无高论,无论忧国愤世还是伤春悲秋,众口所出,大同小异,思想语言皆少深邃或新鲜的成分,对于阅读已经不能构成足够的阻力,而无阻力亦少快感矣(此语略可琢磨)。
从梦窗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一种有意识的纠正滑易的努力,而且这种努力是始终贯彻而取得了巨大成功的。梦窗词中奇特瑰丽的造语比比皆是,不胜枚举(如“麯澜澄映”,“莲尾分津”,“堕虹际”,“瞰危睇”之类),既便在应酬时令这一类最容易陷于滥调的作品中,他也始终在努力地“务去陈言”,绝不与俗雷同。
作为一个有强烈的“个人风格”意识的词人,梦窗有一套具有高度私人性的词汇表,如喜用“峭”、“皱” ,“堕”,“迷、乱、荒、残”,喜用“镜”代水面,喜用“蓝”色(如“烟锁蓝桥花径”,“蓝浮夜阔”),等等;又惯用奇异的句法,如“暖雪惊翻庭砌”、“罗扇歌断”、“刻烛红笺悭曾展”,“瘦半竿渭水”之类;又多用典实,晦藏其意(此点可议,实则梦窗用典故未必多如山谷、稼轩之辈,且用法亦不同,有虚实明暗之别)……凡此等等,皆是为阅读设置障碍,增加阻抗的技术,从某种意义上,对于梦窗而言,修辞并非是为了更轻易更迅捷地抵达读者,而恰恰是相反,是阻止读者过快地抵达自身。因此,如果说其它许多作者急于把信息“推”给读者的话,那么梦窗则像一个高人,布好了迷阵(“散发着芳香的湛蓝深渊”),耐心地等待漫游者的意外闯入。
梦窗词的这些特色只有放在“返”这一基本趋向中才能看清,而所谓“返”,是依托于所“返”自于、所反叛的那个“正”的。而这个“正”就是词作为一种诗体在时间中逐渐老化的这个事实。不曾在自身的心智中经历或重演这个老化过程的天真读者,会自然地排斥梦窗词,以其矫柔破碎不近天然也。
其实一切颓废派皆如此,所谓“颓废”(decadence)者,本义并非指精神的颓唐,而是指事物发展的最末阶段。汉文中“烂”字即天然寓此深意:“灿烂”、“绚烂”和“腐烂”是同一个字。蜜桃成熟之后转瞬便是腐烂,而颓废派文艺则是蜜桃未腐前的最后的光芒,是最成熟和最没落的二位一体。
文体初兴之时,如初生的动物一般充满了可能性,随兴所至都是元气淋漓的,敦煌的曲子词,晚唐五代的词,以此皆不可敌。然而文体的发展演进是不可逆的,从五代到北宋,从小令到慢词,到清真之结北开南,到梦窗之登峰造极,消极地看,步步是堕落,是天真的斫丧,积极地看,步步是前进,声律之考究、题材之扩张、修辞之炼冶、结构之巧妙,格物之精微、运思之神奥,后岂不如前?
且艺术(art)一词,本来就蕴涵“人工”(artifact, artificial)之义,而世人偏以“天然”、“自然”为衡量艺术高下的准绳,是亦为文艺之吊诡也。实则一切艺术皆成于人工,此亦是不争的事实。
以古非今者,多不明于事物演化之至理及文体蜕变之必然也,故论词则尊北抑南,乃至尊唐五代而抑两宋,乃至弃唐诗宋词而只取魏晋,乃至非先秦两汉之书不观,其逻辑发展的必然则必返于鸿蒙未开之远古,如《庄子》书中所言,三皇之下皆为退行也。此则知其一而不知其二者乎?


沙门 发表于 2007-09-25 17:37 | 正常 | 分类:文学 | 评论: 14 | 浏览:345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31 星期五(Friday) 晴
昨读吴文英《祝英台近》一首,末句境界绝佳,立时令我想起《其后》中那个桥下并立的镜头。

祝英台近
  ——除夜立春

剪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年莺语。 旧尊俎,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归梦湖边,还迷镜中路。可怜千点吴霜,寒消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

此词真堪与《其后》互为注脚。
非只一句,就整体风格气象而言,婉约蕴籍、恍惚迷离、怅然若失,梦窗与森田亦消息暗通。虽森田未必(必未)知梦窗,而千载之下,竟将其诗境翻为映像,真神人也。


沙门 发表于 2007-08-31 14:12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3 | 浏览:372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论语》
《史记》之《本纪》、《世家》、《列传》
《老子》
《庄子》之《内篇》
《世说新语》
《近思录》
《传习录》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金刚经》
《六祖坛经》


沙门 发表于 2007-08-29 10:57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21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28 星期二(Tuesday) 晴
我所知道的、用汉语写作的最好的影评人:

舒琪的博客

沙门 发表于 2007-08-28 17:29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0 | 浏览:26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27 星期一(Monday) 晴
整个八月
浸泡在
蝉声的沸水中
夏乎,夏乎

忽然今日
于枯叶上发现
一枚蝉尸

手爪挛缩焉
肚皮朝天
如死于瘟疫
之幼童

再听蝉嘶
竟有些凝噎
而道别
的意思

无怪乎昨夜
寐觉处
席凉也

2007.8.27(今日三十三岁)


沙门 发表于 2007-08-27 15:25 | 正常 | 分类:文学 | 评论: 0 | 浏览:28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2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沙门 发表于 2007-08-22 11:52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203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14 星期二(Tuesday) 晴
《范石湖集》,上海古籍2006
《石湖词校注》,黄畬校注,齐鲁1989
《范成大诗选》,周汝昌选注,人民文学1984
《范成大笔记六种》,中华书局2004(包括《攬轡錄》、《參鸞錄》、《桂海虞衡志》、《吳船錄》、《梅譜》和《菊譜》)
《吴郡志》,江苏地方文献丛书,江苏古籍1986
《中国书法全集》,第40卷:赵构、陆游、朱熹、范成大、张即之,容宝斋2000
《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广西美术1995

《杨万里范成大资料汇编》,湛之编,中华书局1964
《范成大年谱》,孔凡礼著,齐鲁书社1985
《范成大年谱》,于北山著,中华书局2006

沙门 发表于 2007-08-14 11:52 | 正常 | 分类:文学 | 评论: 0 | 浏览:31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13 星期一(Monday) 晴
第一次看《七武士》,我的感觉是:中国人从没有拍过一部真正的武侠电影。
看《乱》——中国没有真正的古代历史电影。
看Ken Loach的《风吹稻浪》——中国没有真正的战争电影,准确的说,没有一部真正够格的关于近代历史(特别是抗战和内战)的电影。
中国的现实中从来不缺乏悲剧,但缺乏真正的悲剧意识——一只能够透视悲剧的眼睛。

沙门 发表于 2007-08-13 13:05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3 | 浏览:27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3 星期五(Friday) 晴
我记得最后一次去看望父亲时,互相问候之后我们立刻就谈了起来,谈得那么相投,那么快乐,互相充满信赖。虽然他有足够的理由不信任我或者责备我,或者对我有别的希望,他知我胜于我知他,虽然同他柔和的虔诚相比,我是个粗鲁的俗人,但是我们却感到彼此相同,相互需要,这种感觉就像温暖的天空,笼罩着我们。毫无疑问,父亲比我宽容得多,也更能忍让。因为他虽然并非圣人,却拥有成就圣人的珍贵品质。最后一次坐在他安静的小房间的情景我记得很清楚。——在我,那小房间是远离尘世的安全地和隐蔽所,于他,这里却是监狱和折磨人的牢笼——此时他失明已有好一段日子了,夜里常失眠,他有不少藉以度过漫漫长夜的办法,他讲了其中一种给我听。睡不着时,他就尽力想一些拉丁文警句和成语,按照字母的顺序一条条背下去,这不但能够训练记忆力,还能够更加紧凑地将保存在记忆里的财富显现使用出来。那天他要我同他一起做这游戏,从A开始。我想了半天才想出两三句。先想起“大局已定”,再想到“艺术长存,生命短促”。父亲则闭目思索,接着像个水晶探寻器般,仔细地按照字母的排列将一个个美丽完美的句子检索出来——我记得最后一句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怀着对美丽简短悦耳的语言的喜悦和敬意,仔细而清楚地说出每一个句子,就像一个有教养的收藏家小心翼翼用手拿他珍爱的收藏品一样。
......
我们静静地穿过村庄早春的草地,残雪处处可见。多好啊,我回来了,一手挂在姐姐臂弯里,一手搭在弟弟肩膀上,这真有说不出的好!走近小山走回家去,父亲躺在那儿等着我们,这又是多么悲哀多么奇异的感觉啊!我又见到那扇窗户,每个孩子出远门时,父亲就在那儿挥手告别。走上楼梯,看见玻璃门旁的钩子,父亲柔软的帽子原本总是挂在那里。在走廊和房间里,我呼吸着简朴、整洁、干净的气息,这种温和纯洁的气氛曾一直围绕着父亲。
姐姐妹妹做好咖啡,首先讲述了父亲临终的情形。是的,父亲走得非常容易非常快,几乎是恶作剧般不声不响地偷偷溜走了。我们知道,受尽痛苦的父亲并非不怕死亡,然而他常常衷心渴望死亡的到来。现在好了,解脱了,也别无他求了。印好的讣告放在桌上,上面特别印了一行拉丁文赞美诗,这行诗将按照他的遗愿刻在他的墓碑上。我问姐妹们,这句话德文怎么讲。她们微笑一下说:“绳索扯断,鸟儿自由了!”


世界上写得好的作家尽有,凭借高超的技艺和智力掌控读者的心智,引起想象的幻觉,分享魔法般的优越感,或在丧失意志的施虐/受虐中激发短暂的狂喜。
而阅读黑塞却几乎总是治疗性的,读他的文字才惊觉到自己心灵的干涸和贫乏到了什么程度,从而欣喜地接受他的灵性之泉的润泽。

沙门 发表于 2007-08-03 14:28 | 正常 | 分类:文学 | 评论: 0 | 浏览:294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7-31 星期二(Tuesday) 晴
伯格曼辞世


记者:“你惧怕死亡吗?”
伯格曼:“不怕,生活对于我来说,负担越来越重,也许哪一天我承受不住,我也就死了。我对死没什么怕的,但我是积极的。我每天六点起床,一直工作到中午,我的生活现在变得一切很平静。”

伯格曼一生放荡不羁,结婚离婚无数次,却意外地和最后一任妻子(英格莉·冯·罗森)相守了25年,直至后者1995年去世。每次和一位新的女演员合作,伯格曼就会坠入爱河,这几乎成了他的规律。在伯格曼眼中,这些女人是伟大的,她们被他吸引、勾引,与他结婚,为他生育子女,然后被他抛弃(有的甚至是正在为他生育子女的时候被抛弃)。她们不可避免地恨过他,然后又不可避免地都原谅了他。“不会再有这样的好女人了”,晚年的伯格曼感叹道。也许只有和英格莉——他最后和最终的伴侣,伯格曼才真正发展出来一份深刻的关系,然而死亡却连这也无情地带走......此后,生命对于伯格曼只剩下了空洞的时间的绵延,他积极而厌世地延续着存在,如同晚年的博尔赫斯一样,平静地沉浸在灵魂的黑暗之中。
情欲已经消歇。每次想到伯格曼,我都仿佛看见法罗岛上倾斜的石子街道上,一位身材高瘦、佝偻的北欧老人在踽踽独行,或许他不过是要到附近的商店去买一天的面包吧,但在他那因为高年而变得和蔼的脸上,却仍然隐存着洞彻幽微的讥诮、因深刻而高贵的绝望,和神祗般无以伦比的尊严。
再见吧,大师,愿你的灵魂在无梦的长眠中安息。

沙门 发表于 2007-07-31 10:56 | 正常 | 分类:电影 | 评论: 1 | 浏览:27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7-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注:非“淫妇”、“淫娃”之“淫”,是“淫雨”、“淫威”之“淫”。淫者,多也。

[1]《纲鉴易知录》,[清]吴乘權等著,全8册,188元,中华书局1960版/2007刷,2982页
[2]《皇朝编年纲目备要》,[宋]陈均著,许沛藻等点校,全2册,60元,中华书局2006,862页,“中国史学基本典籍丛刊”
[3]《汉文佛教大藏经研究》,李富华,何梅著,48.8元,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749页
[4]《宋代官员选任和管理制度》,苗书梅著,22.5元,河南大学出版社1996,565页
[5]《阳明学士人社群》,吕妙芬著,32元,新星出版社2006,416页,“中生代思想书系”
[6]《李德裕年谱》,傅璇琮著,23.2元,河北教育出版社2001,546页
[7]《云南明清经本拓刻选》,余钟韵编,68元,云南美术出版社2001,202页
[8]《文化评论与中国情怀(上)》,余英时著,32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303页
[9]《南北朝文学编年史》,曹道衡,刘跃进著,32元,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673 页
[10]《中国古代文体概论》,褚斌杰著,22元,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版/2003刷,529页
[11]《中国佛籍译论选辑评注》,朱志瑜,朱晓農著,20元,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188元,“翻译与跨学科学术研究丛书”
[12]《木腿正义》,冯象著,26元,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326页
[13]《梵语通论》,裴文著,36元,人民出版社2007,308页
[14]《独语》,赵园著,11元,辽宁教育出版社1996,“书趣文丛·第四辑”
[15]《索拉里斯星》,【波兰】斯坦尼斯拉夫·莱姆著,20元,商务印书馆2005,329页
[16]《纵乐的困惑:明代的商业与文化》,【美】卜正民著,方骏等译,20元,三联书店2004,332页
[17]《世纪末的维也纳》,【美】休斯克著,李锋译,28元,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414页,“汉译精品.思想人文”
[18]《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英】E.P.汤普森著,钱乘旦等译,全2册,54.5元,译林出版社2001,1033页,“人文与社会译丛”
[19]《整体性与隐缠序:卷展中的宇宙与意识》,【美】戴维·玻姆著,洪定国,张桂权,查有梁译,21元,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4,248页,“哲人石丛书”
[20]《综合瑜伽》,【印度】室利·阿罗频多著,徐梵澄译,24.8元,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385页
[21]《爱默生集》,【美】爱默生著,赵一凡等著,全2卷,50元,三联书店1993,1508页


沙门 发表于 2007-07-18 17:26 | 正常 | 分类:杂记 | 评论: 0 | 浏览:27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5/11  [1][2][3][4][5]:    ↑回到项部